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

>

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

爱吃芒果条 著

古代言情 程思思 谢赫

《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是作者“爱吃芒果条”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程思思谢赫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1V1 双洁 心机绿茶女✖️腹黑疯批将军 追妻火葬场 思思跟随着被纳入王府做妾的母亲,本想从此有所依靠,却对上了虎视眈眈孙家大公子谢赫。“妓子生的孩子,怎么算得上主子?不过是个野种罢了。”那男人凤眸微眯,冷冷地审视着跪地的女人。程思思眼中带泪,发誓一定不要忘了这个男人给过的屈辱。几年后,“我一个野种,权倾朝野的宁远王谢赫竟也看得上?对我如此念念不忘,穷追不舍?”被禁锢在谢赫怀中的程思思满是嘲讽地冷言道。谢赫用手温柔地抚去她眼角的泪珠,眼中却发狠道:“你既惹了我,如今放了你,做梦。”...

来源:fqxs   主角: 程思思谢赫   更新: 2023-11-04 19: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是作者“爱吃芒果条”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程思思谢赫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她因为发烧而发红滚烫的小脸此刻弥漫出热汽般的红晕,整个人像红透了的水蜜桃可口甜蜜,等着人去采摘谢凌持帕的手手微微一颤,或许这股热气也会传染那般,他的脸上竟然不自觉也有些许红晕,“思思姑娘言重了,说到底你今日有此劫难也是也是由我而致,若不是我约思思姑娘在书房念书,思思怎么会碰上瑶姑,今天的事情我知晓了前因后果,不过是两人失误相撞,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瑶姑向来对身边的人较为严苛,你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小...

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第9 章 受伤在线免费阅读

她因为发烧而发红滚烫的小脸此刻弥漫出热汽般的红晕,整个人像红透了的水蜜桃可口甜蜜,等着人去采摘。

谢凌持帕的手手微微一颤,或许这股热气也会传染那般,他的脸上竟然不自觉也有些许红晕,“思思姑娘言重了,说到底你今日有此劫难也是也是由我而致,若不是我约思思姑娘在书房念书,思思怎么会碰上瑶姑,今天的事情我知晓了前因后果,不过是两人失误相撞,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瑶姑向来对身边的人较为严苛,你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此事是瑶姑确实是过分了。

思思这才放下心来,不过想到那个谢瑶那张凶狠的脸来,还是有几分后怕,转念想起,“凌哥,那我岂不是并没有跪满十个时辰?思思不免又担心起来。

谢凌缓缓放下手中的帕子,“你莫要担心,好好养病吧,瑶姑手下的仆人已经被我打点好,不会向瑶姑告状的。今日之事全因我而起,是我没有早点离开书房出去救你,我还以为是你先爽约,便在书房等了你许久不见来,心中十分失意,不料出去便看到你昏倒在地…

谢凌的声音像是如玉石撞击,清澈动人,每一个字都如同泉水般渐渐滋润着思思紧张不安的情绪。

思思只觉得一瞬间眼睛就要止不住向外流出,从进府这几天,谢凌是唯一那个好好跟她讲话的人,甚至是知道关心安慰她的人。

无论这个谢凌是好是坏,是真诚还是伪装,今日这份恩情她程思思都会记在心里。

“不过在下有一事甚不明白,思思姑娘冰雪聪明,这些天恐怕你也发现了,平阳王府并没有表面那般风平浪静,你未进府时,大夫人听说王爷要接你们母女二人进府之事便气愤不已,甚至现在还告病不出。我哥谢赫为人为人品行高洁,刚正不阿,眼里容不得沙子,怕是也与你讲过命你离开谢府,可你为何还是呆在这里呢。

谢凌看着她病怏怏的小脸,说出了藏在心底的疑惑。

是疑惑,也是试探。

为什么,思思盯着谢凌深不见底的黑瞳,像是陷入了思考的旋涡之中。

最后抬起头来,眉头紧皱,不自觉缓缓说出“因为他说我这种人最是低贱。

因为谢赫和府里这些人那些张口即来的恶语,那些如同看猪狗蝼蚁一般轻蔑的眼神,那些只是她站在那边就迸发而来的恶意,令她十几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屈辱至极的滋味,激起了全身的逆骨之心。

谢赫越是羞辱她,她便越要留到谢府,越是觉得她程思思做不到,她便要做到给他看。

她就算是遍体鳞伤也想看看谢赫被她回击的模样,所以她要留在谢府,哪怕这一切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低贱?另一边的谢凌看着思思脸上逐渐浮现出的些许寒意,不禁问道。

“思思不怕凌哥笑话,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是我母亲非要留在这里,她痴心平阳王爷许久,一直说要用余生伺候王爷,我是劝也劝不动。思思垂头擦拭眼角,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全是鬼话,程惠才不喜欢平阳王,都是因为贪慕虚荣,一心盼着她能得势高嫁罢了。

“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母亲会担心的思思生怕多说多错,急忙借口离开。

“我本想让你再我这里多养一会,但是孤男寡女终究是不便,罢了,你现在腿上还有伤,我叫府里的人送你回院子。谢凌收起了疑虑,温声道。

她心里暗自思索,今日看来这谢凌的举止甚是暖心,已经得了他的救命之恩,没有什么正当的借口,再求他帮自己留府怕是不妥。

看来需要另寻法子。

思思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小声问道“不过思思还有一事想问,瑶姑,跟自己的庶弟谢元走的很近吗?

谢凌的反应,这个问题像是从来不曾被人提及过一般,他思索了一下,“这么说来,瑶姑虽然说跟父亲为同父同母,但是确实跟元叔叔走得更近一些,这些年父亲周旋于朝廷和平阳王府大小事务,而瑶姑因家庭变故打击甚重,所以平日都是元叔叔在陪她。

“原来如此。思思像是想通了那般,眼底藏入了不露声色的深意。

“怎么了?谢凌问道。

“没什么,只是问问。思思看向谢凌,眼中带柔。

思思被谢凌命手下用轿子抬回了小院,轿子刚落地,思思就听见程惠骂骂咧咧地声音从屋里传出。

“你这个小畜生,前夜半夜才归,昨夜干脆一夜未归,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一日日不归来,究竟是在跟哪个野男人鬼混?

程惠本在里屋歇息,听见院里动静便知道是思思回来了,十分恼火,还未出屋便骂向思思。

她一出屋门便发现思思脸烧的通红,身体无力地垂坐在轿子中,身边还跟着几个仆人装扮的下人,看样子是被抬回来的,她吓了一跳,顾不上刚才在下人面前出丑的劲,急忙跑向轿子,“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轿子中思思一副有气无力地模样,“快把我扶下轿子,我们回屋说

思思摸索着轿凳刚想扶着自己站起来,却发觉膝盖处剧痛无比,如同长钉钉入,根本无法伸直,更别说走路了。

她心下一急,脸色更加不好,方才出谢凌的院子是下人抬着自己入轿的,所以她才并未发觉自己这膝盖的严重程度,这下居然是连走路都不得了。

程惠也发现了思思站立不得,很是着急,于是和下人一同抬着思思回了里屋。

进了里屋之后,只剩她们母女,程惠把门儿关了起来,思思半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一五一十地把昨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程惠。

程惠听罢气得来回在屋中跺脚,这个谢瑶居然如此欺负自己女儿,怎么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心里却也纳闷,怎么会如此倒霉,事情没办成却偏偏被疯女人搞来一身伤。

“后来呢,你昨日是哪里歇息的?程惠接着问道。

思思不打算告诉她自己被谢凌救下之事,谢凌只是好心救她,若是程惠知道自己在谢凌过了一晚,逼谢凌娶自己这种事情怕都是能干的出来。索性扯谎道“府内的客房,我晕倒之后被一个下人发现,她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只好先抬去客房,早上我醒来了才知道我的住处。

小说《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强取豪夺!丫鬟的她只想跑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