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他们曾来过这个江湖

>

他们曾来过这个江湖

绝望的神 著

小说推荐 川流不息 觥筹交错

小说叫做《他们曾来过这个江湖》,是作者“绝望的神”写的小说,主角是川流不息觥筹交错。本书精彩片段:短短的每一章装的都是他们波澜壮阔的一生。我怕章节太大,使得他们的落幕只能草草收场,我又怕章节太小,描绘不出他们多彩璀璨的传奇。...

来源:fqxs   主角: 川流不息觥筹交错   更新: 2023-11-04 19: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他们曾来过这个江湖》,是作者“绝望的神”笔下的一部​小说推荐,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川流不息觥筹交错,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但挨家挨户的房门禁闭,没一个人敢开门,其原因也很简单。红灵家是这城里有名的大琴世家,红灵更是世家千金,平时追求者无数,就逛个街后面都有人涌着。但今天,红灵家惹怒了城里官老爷,那老爷看上了红灵,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看上了年轻貌美的红灵,想要红灵当他的第十四房小妾,红灵家的老爷很爱自己的女儿,如果是普...

他们曾来过这个江湖第2章 那本应是平常的一天在线免费阅读

第二幕

白天的城市里应当很是热闹才对,可现如今的街道空无一人,看着热乎的包子摊,小商小贩摆着的商品铺,还有卖肉的肉铺老板们全都不见踪影,他们的商品琳琅满目,谁想要都能轻而易举的拿走。

但是为何没人呢?

“再往前走一点……红灵抱着琴,艰难的向前走着,后方还有源源不断的追兵。

“红灵呢?绝对不能让她跑了,老大说了,要屠满门,屠满门!一个都不能放跑!

听到这里,红灵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她的右脚后跟的筋被刀子挑断,只能扶着墙壁,用左脚缓缓的跳向前方。

手中的琴是自己母亲留下来的,无论如何,哪怕是死,都不能丢。

也是有着这一信念,红灵虽为一介女子,却仍旧爆发出了强劲的力量,一度让后面的人以为自己跟丢了。

“有人吗,请救救我。红灵挨家挨户的拍着房门,祈求能有人来帮助自己。

但挨家挨户的房门禁闭,没一个人敢开门,其原因也很简单。

红灵家是这城里有名的大琴世家,红灵更是世家千金,平时追求者无数,就逛个街后面都有人涌着。

但今天,红灵家惹怒了城里官老爷,那老爷看上了红灵,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看上了年轻貌美的红灵,想要红灵当他的第十四房小妾,红灵家的老爷很爱自己的女儿,如果是普通的世家肯定会选择喜结连理,将自己女儿作为政治联姻的工具嫁出,但红灵的老爷从年轻时就是个放荡不羁的人,他很爱自己的女儿,是不可能去同意这门婚事的。

但红灵家的上下所有人都低估了惹怒这位官老爷的下场。

一个大家族,几百号的人,在短短正午时间,说屠就被屠了。

城内百姓听到外面的动静,硬是没一个人敢开门,都躲在家里面,希望红灵别找上自己。甚至平时的狂热追求者,现在也不见一人。

红灵咬着牙,身上的白衣服被鲜血渗透,活生生的染成了红色,与此同时也格外显眼,追杀的人轻而易举的发现了红灵。

“前面,前面!那人叫嚷着,顿时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红灵咬着牙,把琴往墙壁另一边一扔,自己艰难的爬了过去。

但手掌刚刚够到墙壁顶端,自己的脚就被抓住了。还正好是被挑断脚筋的那条腿,剧烈的疼痛感让红灵险些昏死过去,豆大的汗珠在红灵额头浮出,五个手指止不住的颤抖,马上就要被下面的男人给拽下去。

“跑是吧?老子把你另一只脚也废了,看你怎么跑。那人满脸横肉,右手拿着刀子,红灵的右脚就是被他废掉的。

眼看刀子就要钻进自己的右脚,红灵不知是哪里爆发出的力量,使劲一踹,那人没有防备,直接摔了个底朝天。

但刀子也砍伤了红灵的右脚,好在没有伤到筋骨,只是扎进了肉里。

红灵的额头直冒汉,眼前一片模糊,疼的快要昏厥过去,但她仍在坚持,她的心里有一个信念,活下去,然后报仇,让这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好在附近的房子很多,有足够的掩体能给红灵喘息的机会,不然凭这速度,眨眼的功夫就要被逮到。

但继续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红灵的心里也很清楚,这里是那官老爷的地盘,目前自己势单力薄,只能先逃出去,不然,只有惨死的下场。

“红灵小姐,您在吗?那人拿着刀子,脸上还有被红灵刚刚踹的鞋印。

“红灵小姐,我家老爷改变主意了,只要您回心转意,当他的夫人,我不但放下刀子,还得亲自给你跪下求饶,好好考虑一下啊。

外面的人兜兜转转,在四处搜寻着红灵的踪迹。

而红灵就藏在一个大缸里面,瘦小的身子充满了无助,好在琴的体积不是很大,能一起塞进来。

缸的身体正好有一个小破洞,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那群人慢悠悠的在街道上走着,时不时的踹一脚别人的摊子,看看有没有人,又时不时的踢开别人百姓的房门,进里面搜寻着红灵的身影。

红灵的手死死的扣住琴弦,目送了那群人走远。

直到那些人的视野全部消失,红灵才算勉强松了口气,她艰难的站起来,推开上面的盖子,可刚刚推开,一只大手就伸了进来。

“啊!红灵甚至叫声都来不及叫完,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甩在地上。

琴也同时砸到地面,轰的一声,不知有没有损坏。

“红灵小姐,藏的挺不错。又是那个人,原来他早就发现了红灵,只是在跟她慢慢玩罢了。

一股绝望的压迫感迎面袭来,红灵被压的喘不过来气,她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不断的往后退去,直到退到墙壁处,退无可退。

“跑啊,继续跑。那人拿着刀子,用一种诡异的笑容看着红灵。

此时的红灵已经筋疲力尽,别说跑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你放心,应老爷的嘱咐,我不会杀了你。那人说罢收起了刀子,转而托起了红灵的下巴。

“因为我家老爷,是真看上你了,为了你,甚至不惜动用力量来杀你全家。那人疯狂的笑着。

“呸!红灵吐了口鲜血,到那人的脸上。

“你……那人用手摸掉,恼羞成怒的看着红灵。

但没等他看仔细,又是一口鲜血吐了上来。

“妈的,婊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后退了几步,发现红灵正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自己。

啪的一声,他一巴掌扇在红灵的脸上。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别以为有老爷的免死令你就能安然无恙,只要我想,在追击你的过程中让你意外死亡,怎么也怪不到我的头上!

那人用着威胁的语气,可谁知红灵不吃这一套。

“好啊,来吧。红灵笑着说。

那人没想到眼前这个瘦弱不堪的女人居然有那么大的意志力,瞬间,他下了个决定。

只见他点着头,重新掏出匕首:“好好好,那你去死吧!

尖锐的刀尖近在眼前,红灵闭上了双眼。

“对不起,妈妈,让您失望了……

噗呲一声,是利器穿入身体的声音,红灵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可自己一点痛感都没有。

睁开双眼,只见一只巨大的绿色藤蔓穿过了这个人的身体,他本人也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红灵。

“是你?那人到死都充满了疑惑。

藤蔓往后一退,又是噗呲一声,那人彻底没了力气,身体往后一顷,与此同时,地面上浮出一朵莲花,张开花蕊,把那人给吞了下去。

红灵也充满不解,她抬眼一看,迎面向自己走来了一群人,为首的穿着一身大红鲜衣,跟自己被血染红的衣服一模一样。

“坚持一会。那为首的眼睛看着红灵,转头说道,“哀灵叹,来帮一下忙。

“我说不死莲大人,咱们有必要惹事吗,来帮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被叫为哀灵叹的人虽不想救红灵,但却无法违抗掌门的意志。

“不,不要过来。红灵警惕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全身上下都充满抗拒。

被叫做哀灵叹的男子摘下面具别在腰间,看着右腿染红了鲜血的女子,也知道了红灵受了什么程度的伤。

“你最好别乱动,把右腿伸出来,这个姿势会损伤你的大腿,继续下去我也只能心有余而人力不足。哀灵叹好心劝解。

红灵双手抱着琴,她现在非常无助,眼前的一队人马如果想对自己做点什么,自己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所以红灵干脆心一横,照着眼前的男子说的去做。

“这就对了,好孩子。

不知哀灵叹给红灵吃了什么东西,但红灵的身体一阵燥热,随后眼前的视力重新恢复,连体力也有了几分。

“你怎么了?红衣女子也下马走到红灵面前,尽量用着温柔的语气说。

看这模样,她应该是头领。

“这座城的城主,大家都喊他官老爷,他杀了我全家……红灵用着恢复的力气,拼尽全力的挤出这几个字,“你们应该是种族里的人,对吧?

“还是别说话的好,你伤的太重了。哀灵叹好心提醒着,毕竟自己的药丹可不是百分之百保命。

红灵点点头,闭上了嘴。

“我叫不死莲,不要怕,有我在这里,你不会有事的。原来红衣女子叫做不死莲,她温柔的抚摸红灵的脸颊,尽可能的平复红灵的情绪。

哀灵叹就站在一边,可以看得出自家掌门很喜欢眼前这个小姑娘。

由于靠的很近,不死莲也看到了红灵怀中抱着的琴上,似乎还刻着什么字体。

“轻扶慰藉心灵,重弹央及百姓。

不死莲念了出来。

“是家母给我留下的,唯一的东西……红灵说完,便再没有力气,昏了过去。

……

“掌门,您又多管闲事。

“唉,看这个小女子的悲惨,就知道这座城的百姓都在受那个什么城主的气,你就去吧,跟着双生魇一起。

“您……唉,罢了罢了,我不去,您也会自己去,这种肮脏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和双生魇来吧。

听完这对话,红灵才勉强睁开了双眼,只看到那个哀灵叹正好出门,旁边坐着的,好像是什么什么莲。

“你醒了?不死莲原本在观察着琴。

“这里是?红灵捂着额头。

“你的家族,是这里有名的大琴世家吧?这里正是你家。

“我家?红灵低着头,没错,自己躺的正是母亲的床。

“我,我家里人呢,他们,他们都……红灵突然满怀期待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们,他们确确实实的都死了,我已经派手下整理好了尸体,共三百二十一具……

犹如晴天霹雳,红灵的眼神变成一潭死水,说什么也要下床出门。

“你慢一点。不死莲搀扶着红灵。

果然,几百具尸体,整整齐齐的放在大院子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慎人。

“娘,爹,你们不能离开我。红灵的声音愈发颤抖,她跪在两具尸体前,缓缓揭开白布。眼前两具正是自己父母的尸首,他们明明昨日还在饭桌上与自己说笑,明明自己昨日还在他们怀中撒娇,可短短一天时间,让红灵从天堂堕入了地狱,让整个红灵家从生灵变成了涂炭。

“爹!我学琴,我学!你醒醒可以吗?红灵的泪滴在父亲的脸上,只可惜,他已经听不到了。

“娘,你看看他啊,他在装睡,你也不能装睡啊。红灵又把目光转移到自己的母亲上。

刚才红灵之所以能逃出来,也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拼了命的把自己丢出墙壁,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力气,把一个成年女性和有着一定重量的琴给拋出去的。

“您,您那么强,可以复活他们吧,一定可以的对吧?红灵看着不死莲,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脚筋被挑断是根本没有恢复的可能性,可是在那个哀灵叹面前似乎很是信手拈来,治好红灵也仅仅用了一颗药丸,那么自己的父母,他们想必也会有办法的对吧?红灵期待着,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不死莲抚摸着红灵的脸颊,微微摇头:“抱歉,我并没有那个能力。

听到这里,红灵彻底的瘫坐在地上,眼神中充满绝望:“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

不死莲看在眼里,也只能连连叹气,究竟是怎样的乱世,惹得一个乖乖女说出这样的话。

“我已经派我的手下去了。不死莲说道。

红灵扭头看着不死莲:“不,我要亲手杀了他,亲手!

“想好了?不死莲歪着头问道,“看你的样子,应该从来没杀过人吧?

“这不重要。红灵的眼神充满了杀气,仿佛换了个人般。

不死莲看着眼前的小女生,居然有那么一瞬间,自己还真被她给镇住了。

“呵呵,好,那如你所愿。不死莲笑了笑,“不出意外,那边应该已经成功了。

城中,那个官老爷的住处,这里可是凡间,都是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凡人,面对哀灵叹一众种族里的人犹如待宰的羔羊,就算拿着武器也仅仅是比较强壮些的蝼蚁,没有任何威胁可言。

“好了,你们都老实一些,说不定我们双方都能少废点功夫。哀灵叹双手一摊,和双生魇站在一起。

地面上已经倒了一片城中士兵,再看哀灵叹一方,没有任何人员上的伤亡,这就是种族和凡间最大的区别。

恐惧是会蔓延的,当第一个士兵放下武器缴械投降时,其他人也犹如无头苍蝇般乱窜,哀灵叹并没有阻止他们的逃跑,毕竟自己掌门下的命令,只要逮捕到一个人就够了。

“跪下,老实点!哀灵叹和双生魇押着那个所谓的官老爷,来到了城内最大的处刑台。

红灵在不死莲的搀扶下,也来到了这里,没想到台下已经站满了百姓,跟刚才红灵看到的景象完全不一样。

“你们,是怎么抓住他的?红灵的语气中充满了不解。

“很难吗?不死莲问道。

红灵点了点头:“这城主府上的防御固若金汤,根本没人能够突破。

不死莲笑了笑:“这大概,就是凡人与神人的差距吧?

听到这里,红灵陷入了沉思。

大人啊,下次让燕闻喜来吧,让我和这些凡人对打,我也显得掉价不是?哀灵叹有些不满的说道。看得出来对付这个官老爷是真的没有压力。

“乡亲们,这个狗官,压迫你们多久了,亲口告诉我!哀灵叹还特意做了个竖起耳朵的动作。

“四十年!台底下齐刷刷的说道。

“你们想不想杀了他?

“想!

“他要不要碎尸万段?

“要!

“是他活该,还是你们活该?

“他!

“让他死,还是不死?

“死!

“行了别玩了。双生魇摇摇头,从哀灵叹手中夺过那把大刀,向官老爷走去。

“不能,你们不能杀我。那官老爷的眼神中充满了畏惧,“我,我是这里的天,你们会遭到报复的!

“天?双生魇给了他一巴掌,“老子告诉你,你一个凡人,撑死了也只能证明你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蝼蚁而已。

“杀,杀,杀,杀!台底下百姓积压几十年的气氛在此刻爆发,不断的叫喊着。

双生魇活动了下手腕,即将举起砍刀。

“等一下。不死莲走向邢台。

“哈哈,我就说,你们不敢杀我,不敢!那官老爷以为是他们怕了,气势顿时又涌上来。

“掌门有何吩咐?双生魇又放下了大刀。

“把刀给她。不死莲让了个身位,后面的红灵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她……她?双生魇问道,“掌门您别开玩笑,先不说杀人,她能握的动这刀吗?

“如果你的家人被杀害,此时仇人就在你的面前,你还在乎自己能不能有力气握住大刀吗?不死莲问道。

双生魇被问了个哑口无言,转而把刀递给红灵。

“你,是你,你没死?官老爷看着红灵,眼神中充满恐惧。

“不,你们不能这样,不能!官老爷撕声揭底的咆哮着。

红灵的手确实没力气拿动刀,小手握在刀把上,怎么都举不起来。

“哈哈,你果然是个废物,连这玩意都抬不动。官老爷大笑着,“放了我,放我走!

红灵咬着牙,她的双手死死的握着刀把,居然径直的举了起来,刀在空中闪耀着光芒,洁白的刀身马上就要沾满罪人的血液。

官老爷的表情再次变化:“不,不,不!

“杀,杀,杀!台底下的百姓一直没有停下叫喊声。

红灵也很奇怪,自己居然能抬起这东西,她往后一瞅,看到了刻意避开视线的不死莲。

不管什么原因,红灵盯着那官老爷,手中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爹,娘,安息吧。红灵睁大双眼,他要仔细的看这人是怎么被自己砍死的。

“不!那官老爷做出了最后的抵抗。

噗呲一声,鲜血不但沾满了刀刃,也染了红灵一脸,活像地族里的阎王,刚刚换上的洁白衣服,也再次被染红,伴随着逐渐落下的夕阳,红的透彻。

“杀!台下百姓的声音再次空前的高涨。

哀灵叹托一手拿着头,一手拖着身体,往台下一丢,台下的百姓不但没有躲避,还纷纷去踩着官老爷的尸体。

一瞬间,红灵没了力气,刀掉落在地上,看着沾满鲜血的双手。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或者说第一次拿刀……

原本那个乖乖弹琴,替家里人吸引生意的那个红灵,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灵家大宅,红灵把父母的尸骨安葬在家中,其余的尸体都在家旁不远处的一片空地就地掩埋,红灵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父母的墓碑。

“掌门,我们走吧。双生魇提醒着。

已经在这个城市浪费了太久的功夫。

不死莲点点头,目光从红灵的后背转移,他们不是平民百姓,注定跟凡人走不到一起。

红灵摸了摸自己左腿的筋骨,已经全然恢复,和没事人一样,这就是仙术么……凡间和种族的差距原来如此之大,大到让红灵心中产生了巨大的落差,如果自己也有这种能力的话?

红灵抱着琴,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宅家大院,他再一次抚摸了父母的墓碑。

“爹,娘,你说这世上,还有多少受苦受难的百姓?红灵平静的说着。

理性而论,如果不是这个横空出世的不死莲,红灵现在应该已经被那个官老爷玩死了,而所谓的大琴世家,也终归会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最后消散,无人提及。

红灵摸着墓碑,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落下,她迷茫,在短短的一瞬间失去了家人,这个世界上跟她有关的至亲都死了,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里。

“好了掌门,别发呆了,您在等什么呢?哀灵叹催促着不死莲坐上马车。

不死莲盯着那座大宅,叹了口气:“还是没来么……

随后,不死莲登上了马车。

“走,回灵族!双生魇大喊。

“等一下!

“什么人?哀灵叹往后一看。

只见一名身穿大红鲜衣,手中抱着琴的女子向这边奔来。

“停下,你要干什么?哀灵叹上前阻拦。

“我,我要跟你们走。红灵抱着唯一的挂念,害怕的看着哀灵叹。

“走?你一个凡人,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生活吧,我们的经历,我们的战争,你一个凡人不可能明白。哀灵叹摇了摇头。

红灵也同样坚决:“我不怕,不就是杀人吗。

“姑娘,这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就我们来说,我们已经活了上千年了,你懂什么概念么?双生魇也劝道。

红灵在此刻犹豫了,眼前的人,确实不是普通的黎明百姓,他们也许有着普通人没有的能力,但却过着奢求不来的普通生活。

“我,我不怕!红灵鼓起勇气说道。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你连刀都没力气拿。哀灵叹摊着手。

“我且问你,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走?不死莲的声音传来,在马车里。

红灵盯着马车,说:“因为我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

“没有了?不死莲问道。

“有……我,我想拯救天下苍生!红灵大喊着。

此话一出,引来众灵族子弟大笑。

“你这话,就连我们掌门都不敢说。双生魇抱着胸,摇摇头。

不死莲拉开车帘,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女孩的身体很瘦弱,怀中抱着的琴高过了头顶,在衬托之下,显的红灵格外的无助与迷茫。

“你确定已经断了这里的执念,要跟我们走?不死莲问道。

“掌门,这玩笑可开不得,她就是一个普通凡人!哀灵叹这时走到马车边劝解。

不死莲摆了摆手,继续看着红灵:“回答我,孩子。

红灵低着头,随后看向不死莲,郑重的点着头。

“告诉我你的名字。不死莲问道。

夕阳西下,把天空染成了血红色,铺在大地之上,就像充满了鲜血的河流一样流动着。

红灵的衣服被照的格外刺眼,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盯着不死莲。

“我叫红……

“不,我叫断红灵。

小说《他们曾来过这个江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