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

>

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

茵漫 著

幺宝 穿越重生 苏秀

“茵漫”的《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当初她凭空变出东西的能力,我们都是亲眼看见的!”“可是现在,这项研究真的不能再继续了!”她是实验品,编号0,因为有隔空取物的能力被人带走,后又迷迷糊糊地穿越了,成了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奶娃。刚出生,就遇上天灾,刚满月就被流放,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灾星,家人却不信邪,背着她前往流放之地。奶奶:“就算是灾,那这个灾,也是由我这副老骨头自己扛!”全家老小:“一起扛!”后来,众人发现,流放之地生活艰辛,她家却是另一番风景:种田大丰收,养果甜又脆,随便晾个粮食,都有鹰掉落。奶奶:“看来我家小甜宝是锦鲤娃娃哦!”全家老小:“锦鲤娃娃实锤!”...

来源:yylrsj   主角: 幺宝苏秀   更新: 2023-11-04 19: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穿越重生《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男女主角幺宝苏秀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茵漫”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不管霍氏能不能帮忙,这样一个人,是不会轻易在背后捅他们一刀的。霍氏或许泼辣刻薄,但是坦荡。霍氏收起眼里诸多情绪,盯着面前老夫妻,“这么好的东西,拿到我这个没什么交情的人面前,你们也不怕被抢被害?”苏老汉郑重道,“仅凭霍娘子这句话,老汉就像不像你不会是能做那种事的人。更何况——”他往静悄悄的堂屋里看了...

第7章

晨时,天光破晓。

幺宝被屋外争吵声扰醒,迷迷糊糊间还没睁开眼,嘴里就被塞进口粮。

最初的羞耻跟抗拒无效后,幺宝开始坦然吮吸。

她既管不了给她塞粮的娘,也管不了只会吃的嘴,她能怎么办呢?

躺平了。

人醒了,屋外的争吵也变得清晰起来。

幺宝一听其中大嗓门,就知道是阿奶。

阿奶在跟人吵架。

先是一妇人尖利刻薄嗓音,“怎么,我哪点说错了?咱大槐村在雪山下这么多年,我嫁过来也几十年了,就没出过雪崩这种事儿!结果你家赔钱货一生出来就闹雪崩,村里哪家房子没被祸害?崩的崩裂的裂!她就是个灾星!咱大家伙的损失就该你家来赔!

苏老妇冷笑连连,“我呸!真是棺材里伸出脑袋来,死不要脸了!正好今儿老娘也有话说!自打你嫁到大槐村,我苏家就没一天能发达!你家院子两边门户个比个的穷!你怕不是天生扫把星带晦气,谁家跟你沾边谁穷得底裤掉!你先把自己身上的晦气洗洗干净了,去大佛寺开个光!回来了咱把这几十年的账好好清算,一个铜板你都别想少!

刻薄妇人登时急了,连声呸口水,“放你的屁!别人家穷干我屁事?整个大槐村哪家不穷的?凭什么怪到老娘头上!

苏阿奶“这话说得真有意思,帽子扣到你头上你就急跳脚了,把帽子扣到别人头上的时候你倒是不亏心!这边削尖了脑壳钻钱眼,那边有个猪栏,你是不是还要爬进去找屎哪?

“……苏兰氏!你不就仗着有个远亲当大官才敢这么横么!也不看看这么多年了,人大官瞅没瞅你家这穷亲戚一眼!不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里刨食!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说一道一扯恁远干啥?管好自己一亩三分地,别把嘴碎到别人院里来!下次再让老娘听到你骂我幺宝是灾星,老娘撕了你这个老赔钱货!千年扫把星!

等幺宝吃完奶,外面的争吵也以苏老妇完胜告终。

苏家虽然人丁少,但是家里齐心得很,汉子又都是孔武有力的,连苏家老妇跟二媳妇都是有名的彪悍,村里人到底顾忌一二,不敢轻易踩到苏家头上去。

堂屋里生着火盆子,这是农家猫冬时唯一能取暖的物件。

苏安苏文苏武三个小崽子已经醒了,围在火盆旁等着吃烤梨。

对屋外阵仗,三个小崽子表现淡定得很,他们阿奶输不了。

反正打他们记事起,阿奶甭管是打嘴仗还是手上撕,就一次没输过。

再说阿爷叔伯他们抄着家伙在后头撑腰呢,隔壁长舌妇也只敢站得远远的叫嚣。

等阿奶带着她的兵团走进来,梨子烤好了,没有多余花样,就是黄澄澄的梨子架在火盆边上,烤软了就能吃,天寒地冻,免得娃子吃冷的闹肚子。

“个吃软怕硬的,每次探着老娘底线来踩,她刚才要是敢靠近一步,老娘就冲上去了!勾了张四脚凳在火盆边上落座,苏阿奶还在遗憾没能动上手。

仨崽子,“欺软怕硬!阿奶,烤梨能吃了吗?我们等好久啦!

一早上起来就看到篮子里装着满满的梨,仨崽子眼睛都绿了。

果子虽然不比肉精贵,但也是好东西,小娃子哪有不馋吃的。

愣是一早上不挪窝,守在火盆旁等着。

苏老妇上手捏了下烤梨,外皮已经被烤成黄褐色,阵阵焦香散在空气中,勾人肚子里馋虫。

“三个小馋鬼,吃吧,一人一个,小心别烫了舌头。苏老妇将梨子分给仨崽子,还有四个分别留给苏大、苏二夫妇。

剩下两个放篮子里没动,“老二,晚些去秀儿那,把那两个梨带上。

“娘,你跟爹还没吃哩,干啥拿去便宜陈家老虔婆?苏二不满嘀咕。

“你当我乐意给她吃?这是给你妹子长脸的!德性,叫你拿就拿,别恁多废话。

苏二典型娘宝,娘眼睛一瞪,他就该缩脖子了,哪还有二话。

只是兄弟俩也私底下有动作,两对夫妻各自匀了一个梨出来,供给爹娘一块品尝。

“这梨真甜!我从没吃过这么甜的果子!爹,二叔,你们在哪摘回来的呀?苏安品着甜滋滋热烫烫的梨,满足得眯起眼。

苏大揉了下他小脑袋,哼笑,“有的吃你就吃,哪那么多问题?不过这梨确实甜。

闺女心疼家里没粮,特地变出来的,那么小就懂孝敬了,乖宝诶!

苏老妇跟老汉吃着梨,想到别处,“幺宝还没起小名呢,要我看,就叫甜宝了,怎么样?

“甜宝,甜宝……嘿!好听,小名就叫这个!苏大乐了,眼睛转了转趁势道,“爹,娘,要不干脆把大名也给咱甜宝起了?

大槐村念过书的人不多,苏老汉就是当中一个,上过几年私塾,算个半吊子。

家里小辈的名字都是他给起的。

闻言自然不二话。

“甜宝出生,家里就摘回九个梨,苏九……九梨……梨音同离,不吉利,就叫苏九霓吧!

名字一出,满堂称道。

苏老汉笑眯眯的,隔着灰布帘看向一旁小房。

九天之上,云霓之巅。

他没想着孙女日后有多大造化,只望她能衣食无忧,平安喜乐,这便是大福了。

灰布帘被掀开,仨崽子登登登往房里跑,苏安冲在最前面,举着吃剩的半个梨献宝似的,“娘,妹妹有名字了,小名叫甜宝!大名叫苏九霓!可好听啦!妹妹你高不高兴呀?哥哥这里还有梨子!可甜可好吃的梨!我特地留了点没舍得吃完,给妹妹吃!

眼瞅沾着口水被啃得坑坑巴巴的梨朝自己逼来,幺宝吓得眼睛一鼓,两腿蹬直,死死闭紧嘴巴小脑袋努力往后仰。

外面的话她听得到!

她不要吃梨!

有口水!

走开!

抗拒无果,幺宝脑袋一转紧紧埋进娘亲怀里娘,救命!

刘月兰,“噗嗤!好了你们仨,别闹妹妹,妹妹还小不能吃果子呢,你们留自己吃。

她双手轻柔将女儿往怀里揽紧,这还是闺女第一回跟她表现亲近。

可爱得她心都要化了。

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