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重生是一门艺术

>

重生是一门艺术

两把小刷子 著

林盼 都市小说 齐石

都市小说《重生是一门艺术》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两把小刷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齐石林盼,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重生的概率就像你和神明玩猜拳游戏,赢了就可以重生,但是要你先出。如果这样你都能赢,那么恭喜你成为天选之人,这是神明给你开了一个后门,给你机会的同时也会给你考验。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你将面对空前的挑战,并且要承受来自更高层次的压力。齐石是幸运的,但同时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神明选中了他,不幸的是重生没多久就遗失了一个被他称作大预言家1.0的小本子,上面用的是记载着他回忆起来的一些大事件; 后来齐石再次记录了一个本子,相较于第一个本子的杂乱,第二本则记载的更加详细,并且内容还被划分成几大类按照时间轴有序排列,因此被齐石命名为:大预言家1.0plus版。齐石语录:重生不是过家家,不是抄作业,不是按部就班,不是你想成为谁就能成为谁;也就不能想当然,更不可能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重生是一门艺术,需要你去领悟去学习去实践,重生也是一部作品需要你去思索去雕琢。...

来源:fqxs   主角: 齐石林盼   更新: 2023-11-04 20: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是一门艺术》,是作者大大“两把小刷子”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齐石林盼。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再说我郑林干的可是公派的差事,每天都要交账的,骗了你我又捞不到最后还会被戳脊梁骨,所以怎么可能嘛。”齐石撇撇嘴也不愿与其纠缠,转身就想走。哪知那汉子伸手按住齐石的小肩膀,嘴上不住的忽悠:“石头之前的事儿都过去了,我都交账了。咱们就不提了,但是今天这个冰棍我绝对没骗你,我领货的时候站里奖励了一个,我一...

重生是一门艺术第4章 摊牌了,您要替我保密在线免费阅读

收起了笑容,齐石眉头紧锁缓慢的往家走,就听见身后有吆喝声,“冰棍滴卖!紧接着一阵车铃铛的响声传来。回头望去,一个是三十多岁的汉子,骑着二八大杠向这边驶来。片刻后那汉子便来到齐石身边,伸手在齐石的脑袋上拍了一下,然后捏闸刹车,一只脚点在地上,笑呵呵的说道“石头,今天又有葡萄夹心的冰棍了吃不吃?

齐石本来就心情烦躁,没好气的嚷嚷道“姓郑的一边去,我来来回回的在你这换麻花,你就坑了我家多少玉米粒这笔账还没找你算呢,怎么这次又想骗我?齐石之前没少被这货骗,有几次用玉米粒换麻花,明明有五斤多玉米,他那边睁着眼睛说是三斤。本来能换两根麻花的结果只换了一根,剩下的玉米粒也没还回来。这货信誓旦旦的和齐石保证,几次攒够了就直接给齐石麻花吃,但是迄今为止有十多次了,也没见这货说攒够了。齐石每次还傻傻的问,结果都是还差点。

姓郑的汉子暗道这傻小子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以前只要自己稍微一忽悠就搞定了,今天这是咋了?心思急转但是面色不变,略显严肃的说“石头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你这么说可是伤了我的心了。再说我郑林干的可是公派的差事,每天都要交账的,骗了你我又捞不到最后还会被戳脊梁骨,所以怎么可能嘛。

齐石撇撇嘴也不愿与其纠缠,转身就想走。哪知那汉子伸手按住齐石的小肩膀,嘴上不住的忽悠“石头之前的事儿都过去了,我都交账了。咱们就不提了,但是今天这个冰棍我绝对没骗你,我领货的时候站里奖励了一个,我一吃呀那味道贼拉好。说完扬起下巴眯着眼睛伸出舌头舔嘴唇做出一副陶醉模样。

看着不依不饶不骗自己一次不甘心的郑林,齐石眼珠一转便拿定了主意,脸上露出意动的神色,嘴巴蠕动几下咽了咽口水,连个眼珠闪烁着渴望的光芒“真的那么好吃么?葡萄大不大?

郑林暗暗窃喜这傻小子又上钩了,这次的多要他点。他刚才确实吃了一根冰棍,不过是自己嘴馋偷偷吃的。这个是要自己掏钱填补上的,至于带葡萄的冰棍只是个说辞肯定是没有的。郑林这个人好贪点小便宜,尤其是碰到小孩子来换东西,他更是能骗就骗。好多孩子都被骗了不止一次两次,有时候被孩子家长就察觉,他就耍起无赖谎称说错了记差了。乡里乡亲的都知道他是这么个玩意儿,倒也没人和他较那个真儿。顶多回家嘱咐孩子以后注意也就罢了。这里面就属齐石与众不同,因为身份特殊,所有长辈都宠着,所以每次都会被他得逞。陆陆续续从齐石这边赚了得有一两块钱了。

这时看着齐石的馋相,他知道这次有成功了。连忙说道“大,特别大,还甜。你吃了就知道了。说着还用手在齐石的眼前比划了一下。

齐石流露出急不可耐的表情,吸溜着口水说道“你等着我回家拿钱。

郑林心里乐开了花,嘱咐道“多拿点哈,这个可贵!

看着齐石小跑着离去,郑林脸上露出了奸笑,嘟囔着“多好的孩子呀,这种孩子要是再多些就更好了。可是郑林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高端的猎人都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的,现在的齐石可不是以前浑浑噩噩好骗的那个小娃娃了。

正在算计的郑林被凑到眼前的一张脸给吓到了,一个趔趄差点把车扔出去,手忙脚乱的扶住车把这才有功夫看眼前的人。就见一个扎着麻花辫子眼睛狭长的瘦脸姑娘笑盈盈的站在那里。郑林没好气的说道“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不。

那姑娘扬起下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说说大白天的你都能吓成这样,你到底做了多少亏心事。

郑林没有接话,眯着眼睛在姑娘身上下打量。眼前这姑娘上身一件看不出颜色的的确良衬衫,下身一条不合身的土黄布裤子,脚上穿一双解放鞋。半晌郑林撇嘴嘲笑道“沈红,你又偷穿你哥的衣服。

沈红也不反驳,两眼眯起睫毛挡住眼珠“郑林,我可听见你刚才的话了,这又是要算计谁家的小孩。就不怕人家大人找你家去?

郑林脸色一正“饭不能乱吃,话更不能乱说。还有啊上次你吃了人家的麻花转脸就去人家告状,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俩还是亲戚呢。

沈红脸色有点不自然,上次石头在郑林这换麻花,郑林耍诈被她发现了。等石头拿着麻花走了以后,她威胁郑林要把他坑孩子粮食的事儿宣扬出去,最后郑林没办法用了两根麻花堵住了她的嘴。但是沈红吃了麻花之后还去大姥爷那里告状,说看见齐石拿很多玉米最后就换了一根麻花,多余玉米粒没拿回来直接送人了,害的齐石被姥爷用拐棍狠狠的揍了一顿。

这边两个人各怀鬼胎,另一边齐石已经回到家里。在炕柜把角的抽屉里面翻出自己的钱匣子,打开后将里面的钱都拿了出来。有分钱有毛票甚至还有两张一块的,这都是齐石过节红包攒下来的。将一沓钱整整齐齐的摆好,齐石找出一根针在纸币上下边缘各扎了一个小孔。做好了标记将钱揣好,对着一脸疑惑的老人笑了笑转身就跑了。老人觉得奇怪,拿着烟袋悄悄地跟在了后面。

看到去而复返的齐石,郑林二人眼中都露出了喜色。郑林将车支好,打开车后架上的木箱子,说道“石头,你要买几根冰棍呀?沈红也凑过来,伸着脖子看向保温被下面的冰棍,抿着嘴唇喉咙一阵蠕动。

齐石因为奔跑小脸通红,闻言踮起脚伸手扒在保温箱的边缘,奈何身子太矮根本看不到。于是故作焦急的说道“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我要自己挑。

郑林二人目光交汇,郑林给沈红使了个眼神。沈红会意弯腰对着齐石说道“石头,要不姐抱你看吧,不过你这么沉姐姐抱你也很热,你是不是也请姐姐吃冰棍呀。

齐石低头看看手里的钱一脸犹豫,半晌后好似下了什么决定,抬头直视沈红“红姐,你不会吃了冰棍又去告我的状吧。

沈红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连连保证“不会的不会的。还有上次也不是我告的状,你误会我了。

齐石点点头,张开双臂示意沈红。沈红抱着齐石,但是身子尽量不挨着,脑袋更是偏向一侧。齐石心里暗笑这人呀,明显是讨厌自己又想占自己的便宜。

一阵翻找之后齐石有些失望“没有你说的大葡萄啊。

郑林作势也在里面翻找一番,最后遗憾的说道“哎呀,看来是我记错了,因为太好卖都被买完了。

说罢拿出一根老冰棍递到齐石眼前,说道“石头,这个也好吃,特别甜。

齐石噘着嘴“可是每次都吃这个,我都不想吃了。

郑林眼珠一转,有了主意“石头,要不这样你先给我交个定金,我明天一准给你带个葡萄味的冰棍。

沈红瞬间明白了郑林的小心思,帮腔道“石头,我觉得这个主意好。今天给钱他,明天就能吃到冰棍了。

齐石暗暗在心中鄙夷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脸上露出意动又有些犹豫的神情,故作为难“那我要花多少钱啊,我的零钱也不多了。

说罢故意将兜里的钱掏了出来,紧紧地攥住,装出一副十分不舍的模样。

看着齐石手里的钱,两个人满眼都是贪婪。沈红伸手将钱从齐石手里拽出,嘴里还劝道“石头,姐帮你和他定,他要是不给你冰棍,姐负责给你要。

齐石见到目的达到了,估计这一切都被姥爷看见了,这才央求道“姐姐,我就这些零花钱了,你给我留点。再说一根冰棍才1毛钱,我这可是有好几块钱呢。

沈红给郑林使了个眼色,从零钱里抽出几张毛票塞进齐石的裤兜“石头就这些吧,其他的姐都给你揣好了。你可别丢了。

郑林麻利的从保温箱里拿出一根冰棍,揭掉上面的纸皮儿递给齐石“石头,这跟你先吃着,算是哥哥送你的,葡萄味的冰棍明天就给你拿来。

齐石满脸渴望的接过冰棍,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还故意的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这可将抱着他的沈红恶心的不行,慌不迭的将齐石放到地上,强忍着心中的厌恶说道“石头赶紧回家吃去吧,要不都化了,明天记得来找他那冰棍哈。说完再次给郑林递了个眼神,那意思就是赶紧走,咱们到一边分钱去。

走出两步的齐石回头对着正要离开的二人说道“这根冰棍是你们送我的吧?只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大。

郑林二人也是一脸错愕,心道“这傻小子又发什么疯?但是为了安抚齐石也只能回话“是的,这根是送你的。

本想这就完事儿的两人转身就要离开,哪知齐石又指着沈红说了句“那我刚才被你抢去的那些钱你数了么?能买多少根带葡萄的冰棍啊?

沈红有些恼怒,强忍着怒火咬牙回道“石头,放心吧,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齐石不依不饶的说道“你还是现在数数吧,要不然我姥爷问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

沈红心中冷笑估计上次麻花的事儿让这个傻小子有阴影了,不过那又怎样大姥爷还不是会听我的。于是敷衍地说道“放心吧,一会吃了午饭我去和大姥爷说。

齐石装作没听见大声的问道“你说什么?

沈红强忍着怒火,嗓门拔高声音冷冽“我说多少钱我一会数,完事儿我去和大姥爷说。

齐石看到火候已经差不多了,偷瞄了一眼树荫下那没有完全藏住的烟袋锅,心里有了底。于是哇的一声哭嚎起来,转身就往家跑,哭嚎的间隙还不忘舔一口手里的冰棍。郑林二人一脸错愕,这是什么操作?真哭还是假哭啊,怎么一边哭一边还舔冰棍呢,怎滴怕被融化的甜水儿烫到手啊。

果然,听到齐石的哭声老人就从树后走了出来。看着齐石哭两声舔一口冰棍的滑稽样子,老人不由得开怀大笑。拍着齐石的后背“石头怎么了这是?

齐石指着那边发愣的两个人很不客气的说道“姥爷,他们骗我钱。

老人闻言也没说话,只是冲着远处的两个人招了招手,示意让他们过来。

看到这边的情形,两个人知道出事儿了,急忙小声交流“怎么办?

“没事儿,大姥爷肯定信我的话。

“那一会你说吧,我就不吭声了。

“行,你就说石头找你要冰棍吃,我拗不过你只能给了一根。

来到近前,沈红一脸笑意,乖巧的叫了声“大姥爷,您这歇着呢。

郑林则是有些忐忑,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贪这个小便宜了。硬着头皮叫人“大爷,您歇着呢。

老人一脸慈祥的说道“小红啊,你今天没帮家里下地干活呀?

不等沈红回话又对郑林说道“你看我这年纪大了,耳朵有些背,你们刚才说的话也只听了只言片语。要不你给我在讲讲。

郑林陪着笑默不作声,不过心里暗骂“沈春鸿你这个老东西,当初批斗怎么就没把你斗倒了呢。

沈红见状急忙接话“大姥爷,这事儿我知道。这不刚才我正准备回家做饭,正巧遇到了林子哥驮着冰棍箱子过来,一时嘴馋就想买根冰棍。石头来了说也要吃,林子哥拿了一根结果石头没钱,接过去就跑。这林子哥刚才还和我说乡里乡亲的要不就算了,这钱他自己填补了。

老人神情不变,低头看着一边抽噎一边吃冰棍的齐石“石头,你说说是这么回事儿不?

齐石昂起头“才不是,是他和我说有带葡萄的冰棍,我才回家拿钱的。然后用沾着糖水的手指指着沈红“红姐说我只要交了钱,明天就能吃到带葡萄的冰棍。而且她把我的钱都抢去了,只给我留了几毛钱。后来我一想我的零花钱都没了,就哭了起来。

沈红闻言附身低头面色凶狠,厉声呵斥“石头,不许撒谎!

然后又换上一副乖巧模样,起身对着老人说道“大姥爷,你别听石头瞎说。这臭小子嘴里没句实话,明明就是吃了冰棍不给钱。

老人沉默半晌叹了口气“哎,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这样了呢。

沈红没有领悟到其中的含义,还以为老人是感慨齐石怎么变成这样了。于是附和“大姥爷你也别生气,石头还小等长大就好了。

又拿出一副长者的姿态对着齐石说道“石头记住以后不要说谎,说谎会长鼻子的。

自觉得很幽默咯咯的笑了起来,边笑边比划“长那么老长的那种。

老人没有理会沈红的表演,对着一旁的齐石说道“石头,你去转山地把你二舅沈清风他们两口子叫来。

齐石应了一声转身就跑,那速度比平时快了不止一倍。看着远去的齐石,沈红呆立当场,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猜测,脸色煞白,眼前发黑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嘴角哆嗦,身子摇晃“大大大姥爷,找我爸妈干啥呀?

老人没搭理她,只是对着一旁想要偷溜的郑林说道“站着,今天这个事儿没说明白谁都别走。然后坐到门口的石墩子上抽起旱烟。

郑林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是后悔不已。甚至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暗骂贪这点小便宜干什么!虽然那几块钱说起来也不少,抿抿嘴,硬着头皮低声说道“大爷,这事儿和我没关系,都是小红的主意。这大热的天一会冰棍卖不完化了我可是要赔钱的。所以您看这事儿我就不掺和了哈。

郑林急忙撇清关系,很干脆的就把沈红给卖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别看自己每天风吹日晒的,但是这可是供销社的正经工作。平常占点小便宜没啥的,真要是为此丢了工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再说这次的钱也没到自己的手里,自然也和自己没啥太大关系。说完也不去看沈红那张因恐惧和怨恨交织心的扭曲的脸。

老人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袋,半晌说了句“不差这一会儿,你等等吧。好多事儿在这说明白,省的到乡里不好看。

郑林张了张嘴却是半个字都没说出,最后颓然的靠在车旁。齐石回来的很快,只不过沈清风两口子来的更快。气喘吁吁和老人打了招呼,看了一旁垂头丧气的沈红一眼,问道“大伯,啥事儿这么急。是不是这小丫头片子惹祸了。

老人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老人没说被抢去多少钱,只是对沈清风说道“具体的事儿,你问问你家小红吧。

沈清风一听脸色涨红,扬手就要抽沈红一个嘴巴子。这时候齐石说道“二舅,你先别打,我还有话说呢。

见几个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齐石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次只要我姐把钱还给我就算了,但是之前麻花的事儿他的说清楚,要不然我那顿拐棍岂不是白挨了。

沈红这半天一直在想要不要死撑到底,听到齐石的话瞬间有了主意,眼中的怨毒一闪而过“爸、妈你们别听小石头瞎说,大姥爷你也被石头骗了。我没有骗他的钱。

说着就把兜里的钱掏了出来,掉着眼泪在手上摊开“这三块多六毛钱是我几年一点点的攒下来的,你们怎么能冤枉我。

见此情形沈清风两口子又有些动摇了难道是小石头说谎了,自己这是冤枉自家的闺女了。不过转瞬间又呵斥“还嘴硬,你大佬爷还能冤枉你了不成。只不过说话的语气不似刚才那么严厉。

老人一脸平静的的看着沈红,只不过眼底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

郑林表情玩味,心中赞叹不已,这丫头片子真有一套。

齐石则是翘起大拇指“红姐你这演技将来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

沈红顿时炸了毛,歇斯底里的喊道“齐石,你凭什么说我骗你的钱。白瞎我一直对你那么好,你个白眼狼。

半天没说话的二舅妈心疼闺女,将沈红搂在怀里安慰“红啊,别哭,把话说清楚就好。

齐石无语的摇摇头,没理这个茬“林子哥,一根雪糕多少钱。

正在吃瓜的郑林者才想起来,原来这里还有自己的事儿呢。“一毛钱。

“那有带葡萄的冰棍?

郑林讪讪“没有,那是逗你玩的。

“那就是说即使交了定钱我也吃不到带葡萄的冰棍了呗。

“……

沈红知道再说下去的后果,也顾不得装哭了“大林哥你骗我,我都让石头把钱给你了。你怎么能这样。

郑林一听也急了“沈红你可别乱说,钱什么钱?石头的钱不在你那里么?我还白搭了一个冰棍呢。

沈红索性也撕破脸“姓郑的,那冰棍是你自愿送的,你骗石头钱是你的事儿,你可别赖我。

郑林冷笑“我算见识了,真是应了老话了。蝎子尾、黄蜂针最毒不过妇人心,你还是个小丫头片子行事就这么狠毒。上次换麻花,我是多收了石头半斤玉米,可是你呢?你忽悠石头把所有的玉米都给我,说是存着以后想吃随时找我拿。可结果呢,石头前脚刚走后脚你就把的麻花拿走了,完事儿还去大爷那告状。你真厉害呀,我打心底儿佩服你。

郑林揭了老底,这倒是省了齐石的事儿了。见目的已经达到,齐石也不想再看热闹了。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掏出兜里的毛票“二舅,你把我红姐手里的钱拿过来,我能证明这个钱是谁的。

沈红不情愿的递出手里的钱,齐石玩味的看了一眼沈红。时间太短沈红都没来得及打乱,还是按照齐石最开始的码放顺序。将所有的钱两条边对齐,上下各有一个通透的针眼展现在众人面前。这时候不用任何言语,事实就摆在眼前。

沈红从最开始的不屑,到事情暴露的震惊到此刻暴怒“齐石你坑我,你给我下套!

“啪一声脆响,将沈红的嘶吼打断。

事情就此结束,至于沈红最后会是什么样子,齐石没兴趣知道。至于郑林,估计最后也落不下好。爷孙俩牵着手回屋,齐石将手里的冰棍伸到老人嘴前“姥爷你尝尝很甜,还很凉快呢。

当然这是最后郑林说是补偿齐石的,不过沈春鸿还是让齐石给了钱。毕竟在老人眼里,郑林这事儿还不算完。任谁拿自己孩子当傻子骗,都不会那么轻易的过去。沈春鸿拗不过齐石只能象征性的舔了舔“好了,我吃了,很好吃。剩下的石头自己吃吧。

看着乐呵呵的吃冰棍的齐石,老人眉眼微敛呼出一口烟,浓浓的烟雾笼罩老人的面容,烟雾后面的声音低沉略带颤抖“石头呀,姥爷有个事儿想问问你?

齐石一听,心中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正襟危坐“姥爷,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回答之前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以前总是你给我讲,现在换我给你讲。

沈春鸿沉吟片刻,老人多年古井无波的脸上有了变化,眉头紧蹙,有担忧有恐惧,最后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齐石见状又说道“姥爷,这个故事可能有点匪夷所思,但是您听了以后要替我保密。

这下老人回应的很快“好,我答应你。

小说《重生是一门艺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