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畅销书目踏月留为

>

畅销书目踏月留为

云苓白术 著

奇幻玄幻 聂玄谢祈安 踏月留为

《踏月留为》,是作者大大“云苓白术”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聂玄谢祈安。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聂玄惨遭一系列的痛心之后,踏上修仙的道路,大道至简,强者为王,在一路的儿女情长,机缘巧合中羽化登仙。...

来源:fqxs   主角: 聂玄谢祈安   更新: 2023-12-18 22: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奇幻玄幻《踏月留为》,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聂玄谢祈安,是网络作者“云苓白术”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座上七位人共同答应,“谨听理事宗分配。”座上中的三位人紧张起来,迫不得已答应,其中就有聂士隐。一会儿,视角发生了变化,来到了封仙宗,聂士隐,跪在郑化元面前,恳请到放过我的家人,郑化元惺惺作态“可以,但是你要派兵攻打千鹤宗。”聂士隐无奈道“是,是...

踏月留为第4章 逢亲在线免费阅读

上百光景,景致依旧如此,聂玄醒了过来,领悟到了一丝丝生命与大道法则,觉醒了一双眸瞳,眸中透露着的是河图洛书,有一丝玄妙及其生命的灵魂,呈淡蓝色。

聂玄深刻的感受到,身体中有一股力量,凝结为丹,聂玄惊讶地叫了出来,伴随着春风荡漾,说“离报仇又近了一步。还有一股能量,纠缠不清,时而顺序,时而乱。感悟过后的聂玄,深刻意识到道的物极必反性,他考虑再三后,还是要回到阴阳世界,他看了看阴阳世界的大事,发现聂士隐在九宗地位最低,属于下三宗,星枢宗,遭到了来自于上三宗封仙宗的夜袭。

聂士隐遭到了重创,并身中蛊毒,并且只是元婴前期,自己已经是结丹后期,肯定能获得许多宝贝。

聂玄随即立马赶往星枢宗,站在宗门外,宗门里,破烂不堪,尸横在宗门里,突然窜出一群人,大声对聂玄说“别杀我,别杀我。弟子身穿着白色法袍,红色的血液格外的显眼,众弟子见聂玄不说话,手持剑,一步一步向聂玄靠近,一股声音传来“不可无理。一个男人从空中出现,众弟子躬着身,陌然离开,他飞了下来,客气的说“道友,我宗不是已经赔款了吗?聂玄面无表情,冷漠的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人说“连我都不认得,看来你是散修啊,我是星枢宗宗主——聂士隐。聂玄瞳孔一缩,脸上满是仇恨,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抽筋剔骨,说“你是否认罪?聂士隐的眉头轻轻皱起,好像在试图回忆某些事情,疑惑着,说“莫非你是千鹤宗的弟子?聂玄被彻底激怒,紧紧锁住双眉,质问聂士隐“你为什么要参与千鹤宗之争?聂士隐笑了笑,看着他,一言不答,“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为什么要参与千鹤宗之争。顺势召唤出云剑亦霞,将剑架在聂士隐的脖子上,聂士隐这才说“等你以后有子嗣的时候,就明白了。聂玄明显不满意这个回答,用眸瞳的异能,强行侵入聂士隐的神识,并且将他带到了秘境。

聂玄在一个地方看见了聂士隐,他正在一个位面上紧张不安,看着另外七位人,其中就有聂玄终生也不可忘记的人,封仙宗宗主——郑化元。郑化元率先发言“千鹤宗背信弃义,说好共享秘境,结果一个人独吞。我们联合攻打,好处,一起平分。座上七位人共同答应,“谨听理事宗分配。座上中的三位人紧张起来,迫不得已答应,其中就有聂士隐。

一会儿,视角发生了变化,来到了封仙宗,聂士隐,跪在郑化元面前,恳请到放过我的家人,郑化元惺惺作态“可以,但是你要派兵攻打千鹤宗。聂士隐无奈道“是,是。随后出现了一个小孩和一个女人,郑化元说“选一个吧。那个女人强势着,以命令的口吻,对聂士隐吼道“选孩子,选孩子……聂士隐陷入了焦虑,“选…选……女人怕聂士隐选她,冲向了聂士隐,抽出了聂士隐的剑,郑化元这才反应过来说“不要。那一声,格外的刺耳,聂士隐,无论如何都召回不了剑,女人说“聂玄,聂士隐,来世再见。随后将剑刺向自己。倒在了血泊中。聂玄惊讶了,怎么回事,这女人究竟是谁,我的父母不是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吗?究竟是谁?……郑化元的声音打破了聂玄的思考“既然如此,这孩子就带走吧。聂士隐赶紧叩头道谢,带着孩子,消失在郑化元的眼睛里。

二人出了封仙宗,聂士隐说“聂玄,到了镇上,我们今后就不是父子关系了,兴许还能再见一面。随后,聂士隐牵着聂玄的手,来到了市上,给他买了点吃的,送到一个农家,无奈地说“王叔,以后这孩子就是你的了,你一定要严加管教。王叔说“别怪我多嘴,你确定要这样吗?聂士隐说“一边是一个孩子,一边是一群弟子,只有这样了。眼神坚定了不少,王叔说“好吧,也算是报恩了。

聂士隐最后看了聂玄一眼,匆匆走出门外,消失在视野中。聂玄受到了某种冲击,不再试探神识,聂士隐苏醒了过来,聂玄见到后,连忙问,“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认得我父亲。聂士隐笑笑,看着聂玄的眼睛,说“周银丰,你回来了!聂玄急迫起来,撕心裂肺,将双手放在聂士隐肩上,说“我问你话,你到底是谁!聂士隐激动的说“你叫聂玄吗?聂玄逐渐激动,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聂士隐明显,很激动说不出话来,调整了一会儿说“我是你父亲啊!在有生之年,能再见儿子一面,此生无憾!聂玄疑问地质问聂士隐,明显聂玄无法接受这温情且突然的一幕“我凭什么相信你?聂士隐笑笑说“越来越像你了啊!周银丰,我们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随后,口念四时回响,两仪反转,四象征途,八宫金锁。时间得到了反转,空间得到变化,日月星辰在二人眼前,疯狂改变,到了一定的程度,时间得到定格。

那是在一个晚上,聂玄的出生,是在一个四处都是翡翠绿的地方,一座座塔楼错落有致,即使在夜晚,依旧耀眼夺目,嘻笑一片,“恭喜聂宗主,喜得贵子啊!聂士隐看着这画面,一股自豪感由然而生,突然一位有着漆黑的眼睛里有着深邃,给人的感觉就是那样随便,细柔的头发和他那张精致的面孔且带着,温柔的人严肃的说“圆月,血天,散星,命中自得为弃子,成仙,难啊!以宗训——玄,为名,这还是挺不错的。聂士隐依旧高兴的说“谢,白长老,我只要这孩子健康平安就好了,成不成仙都无所谓,就叫聂玄也可以,孩子他妈,你觉得怎么样?那女子激动的说不出话,不停地在床上点头。

聂玄崩溃的哭了出来,聂士隐转过头,满脸忧愁的看着聂玄,随手一挥,时间改变到应有的位面时间,那出现了奇怪的天象,往前禁地,都是白天莺歌燕舞,至今日突然变成了夜晚,群星闪落,月亮空洞,仿佛已经抛弃了一切,聂玄不再顾及什么天象,聂士隐看着天象,已经清楚,时日不多了,可能会挣不过今晚,聂玄从不相信命,将手放在聂士隐上,深邃的目光中,透露着泛泛波光,喊出了聂士隐的心声,“爸!二人紧紧相拥,流下了眼泪,“让爸爸好好看看你!聂玄后退了一步,揩了揩眼泪,眼底的一丝黯淡一闪而过,聂士隐看着孩子,激动的说“我命令你,也是对孩子你最好的请求,我死了,你不许哭,听见没有!他哽咽了一下,聂玄质问他说“凭什么,我们这才见面,你就要走了吗?聂玄丝毫没有注意到聂士隐的身体逐渐在消失,化做点点白光,就如他一生,光明磊落,为他人着想。

到聂士隐的身体消失了一半后,聂玄这才看见,与千鹤宗祖师爷一样,激动的扑向聂士隐的身体,但却无动于衷,扑在了地上,穿过了聂士隐的身体,聂士隐仿佛想到了什么,强行发挥神识,取出一个令牌,扔向了聂玄,一声“哗,聂士隐化做点点白光,飞向天空,聂玄崩溃了,想握住,却又握不住,天空传来聂士隐哽咽的声音“今生能再见儿子一次,已经天待我不薄了,归来已经长这么大了,以后你就是星枢宗的宗主了,藏宝阁有件宝贝,是我与你妈共同发明的,我与你妈会在……天上……监督你的。天空恢复了白天,莺歌燕舞,桃花满地,一滴滴泪水流在了令牌上,令牌中分明写着星枢满空,太和玉泽。中间有着五个字,星枢宗宗主,聂玄高兴不起来,长跪在地上,他看着天空,眼底上冒起了一层火焰,长吼道“还我父亲来,还我父亲来!天不为所动,明白只有自己强了,那才是真正的强,自己的亲人,朋友都离我而去,要成仙,必须心狠,恨不得将郑化元杀得骨肉分离,抽筋剔骨。

小说《踏月留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书目踏月留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