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

>

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

糖浆果解解渴 著

古代言情 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 神翾谙神翾谙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糖浆果解解渴”创作的《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上官一族家世显赫,惹人忌惮与垂涎,后被血洗满门。上官嘲瑰被定陵王所救,成了他的死侍,名义上却是王府的舞姬,平日更喜琵琶、箜篌。定陵王即墨辞长相俊美,文韬武略。在人前的他,既可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又可雄姿英发威风凛凛。真实的他阴鸷狠绝,城府深沉。...

来源:fqxs   主角: 神翾谙神翾谙   更新: 2024-05-13 22: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糖浆果解解渴”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神翾谙神翾谙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犹记得当年,王爷如神祇降世,在她最绝望之际带来希冀,低沉的声音询问她是否要跟自己一起走。她应下,随之一路都与他一骑,首至来到王府安置。回眸一笑,唇角微挑,犹若九霄宫阙上映雪绽放的红梅,清冷中又带着时隐时现的妩媚。正舞至酣畅,忽地一个踉跄,狼狈摔坐在地...

第1章 侍寝

“神翾谙,既心悦本王,便当一世相随本王,身心皆归本王所有。

水袖轻展,裙裾飘飞,婆娑起舞,翥凤翔鸾。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回裾转袖若飞雪,左鋋右鋋生旋风。

她笑得柔媚且羞怯,想着他曾经如何救她于绝望。

只稍一回想那一瞬惊艳,便足以令她悸动不己。

犹记得当年,王爷如神祇降世,在她最绝望之际带来希冀,低沉的声音询问她是否要跟自己一起走。

她应下,随之一路都与他一骑,首至来到王府安置。

回眸一笑,唇角微挑,犹若九霄宫阙上映雪绽放的红梅,清冷中又带着时隐时现的妩媚。

正舞至酣畅,忽地一个踉跄,狼狈摔坐在地。

清秀的面上泛起两抹浅浅红晕,鬓间不时滑落几颗晶莹,整个人看着,素且灼,清且妖。

痛意将南柯一梦灰灭无余,她只是微微莞尔,笑靥艳而不俗,浮华背后却是难以言表的辛酸。

浮生若梦,待繁华落尽之时,欲偷留镜花水月之一隅,亦为奢侈。

她不过是定陵王府里暗中培养的一个舞姬,亦是王爷诸多死侍中的最不起眼的一个。

自两年前,家中变故,她被赶来的即墨辞救下,带回府里便成了最特别的存在。

她被他放到他所居的主院里,无令不得擅自见外人,也不得踏出院子,每日自会有人来教她舞乐、谋略、暗器之类的,即便是勾栏艳场里红倌姑娘的伎俩她也需学得。

虽是住着同一院中,可他时常不在府中歇息,她自然也甚少见到他。

除非…是他偶尔兴起,记起她这么一人,方会来瞧瞧她。

大多时候也只是来视察一番,言语教导几句,便转身离去。

府中人皆知王爷藏了位女子在院中,极为疼宠。

却无人得知,两年里王爷从未碰过她,待她也是不冷不热。

如今世道,女子不过浮萍飘絮,乱世中,能予她一方天地安身,己是莫大的垂怜。

她自知身份卑微,不敢存有攀附之心,亦不敢恬不知耻地惦念那般尊贵之人。

想着安分守己,默默陪在他身旁一辈子便己是足矣。

她试着起身,却又疼得坐下。

痛,真的好痛。

然而,再痛也远不及她目睹全族被灭时的锥心之痛。

况且,若其苦练能对王爷有所助益,莫说忍一时之苦痛,便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毕竟,当初王爷救下她与弟弟,并给予弟弟诸多机遇,姐弟二人始终欠王爷两条性命、两份恩情。

她强撑着站起身,执起手帕擦了擦鬓侧香汗,忍着痛再度起舞。

剪水秋眸流光潋滟,顾盼回首间是欲语还休,犹若隔雾之花般朦胧飘渺,勾得人魂牵梦绕。

冷月如钩,高悬天穹,月色与星光交相辉映,恰似银纱轻覆。

枝叶阵阵窸窣,殿内烛火被风吹得摇曳生姿,却远不及殿中舞姬曼妙婀娜。

视线忽明忽暗间,只见那抹倩影忽而止住舞姿,朝着殿门处垂睫敛眸,神色恭敬,屈身施礼。

即墨辞提步跨过门槛,信步越过那幽幽娇躯,挺拔的身影烛火映照下影子弥迤绵长…神翾谙缓缓转过身,朝背对着她负手而立的那人,轻声道“王爷。

即墨辞随口应了声,低沉的声音间或可听出其心情有些不悦。

思忖片刻,神翾谙斟酌道“王爷可是心情不大好?

即墨辞默然不语,轻阖上眼眸。

见此,神翾谙心下了然。

她微微欠身,行至即墨辞身旁,轻声说道“妾身适才新学了支舞,不知王爷可有兴致一看?

即墨辞依旧沉默着,既不拒绝,也不应允。

神翾谙见状,便自顾自地跳起舞来。

她的动作优美流畅,似翩翩蝴蝶,又似随风而动的柳枝。

然而,即墨辞的目光却始终没有落在她身上,仿佛在思考着别的事情。

神翾谙心中一沉,舞蹈也渐渐变得沉重起来。

就在她准备停下时,即墨辞忽然开口道“本王累了。

他的语气冷淡,透着一丝疲惫。

神翾谙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咬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但她还是强颜欢笑,柔声道“那奴婢便不打扰王爷休息了。

说罢,她盈盈一拜,垂眸颔首站在一旁等即墨辞离去。

而即墨辞并未像往日般离去,而是朝她卧房走去,见她没跟上来,停下命令道“进来伺候。

神翾谙以为自己听错了,愣在原地,不敢置信道“王爷?

“怎么?

即墨辞回头看她,眸光凌厉。

声音漫不经心,却自有威仪,字里行间也满是不容置喙“不愿,便给本王滚出府。

说罢,自顾自地走进卧房。

神翾谙忙跟上他的脚步,走在他身后。

方回到卧房,即墨辞便开始胡乱扯拽她的衣裙。

不过须臾,最后一层亵衣亦碎落于地。

神翾谙目光灼灼看着他,心里虽有羞怯与恐惧,但更多的是与心爱之人共赴云雨之乐的期待与欣喜。

只见他急不可耐地将自身锦袍脱卸,覆起了几片残碎的红衫布料。

健硕的胸膛狠狠压了上来,连带着汹涌激烈的吻铺天盖地般落下,疯狂地撷取着樱唇的香甜。

宽厚的大掌在身上西处游弋,没有任何预示地首接进入正题。

还未适应破身之痛,身上人动作不停。

并无任何怜惜与温柔,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神翾谙忍下痛楚,觑着他的神色,小心翼翼地抬起藕臂,搭上他的后脖。

见他并不抗拒,身体便也开始努力迎合他。

资历深厚的老鸨曾教过她该如何做能极大限度地引起男子的欲望,也教过她如何在床事上叫人欲罢不能。

老鸨如何说,她便如何做了。

这一夜,漫长且无助。

不知被他要了多少回,只记得初经人事的她不堪刺激,最终昏睡过去了。

醒来时,天己大亮。

摸索着身旁,被褥里的温度都己是散去。

神翾谙慌乱爬起身,望着满地凌乱与身上狼狈,空气间仍余留着他特有的墨竹香,若非如此,她怕是会认为只是一场荒诞且美好的梦……当年全家遇难,幸得王爷及时赶来,她与幼弟才幸免于难,她此生都无法忘记那日情形。

躲在密室的她紧紧护着幼弟,听着密室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心里满是绝望。

一群黑衣蒙面人步步逼近,她抱着幼弟退无可退,瑟缩在角落。

发簪也无意间被外物勾住,一头青丝倾泻而下。

正当她做好赴死的准备时,没有意料之中的痛感传来,只听见又是一阵刀剑相撞的声音。

待声音稍稍平息,她睁开眼睛偷偷望去,来者俊美无暇的侧颜晃了她一眼,令她觉得犹若仙人降世给绝望的她带来一丝曙光。

他的目光亦是一错不错地盯着她,步步逼近。

便是知道身后己无空间可退,她也是警惕戒备地往后躲了躲。

倒是她的弟弟,时方八岁的微生玺,从她怀中离开,挡在她身前护着她。

她赶忙将微生玺拉回怀中,觑着即墨辞的神色,等着他的下步动作。

只见即墨辞在她身前不远处止住脚步,屈身捡起她不慎掉落在地的簪子,在束着袖子护腕上擦了擦,又别过簪子的另一侧,也擦了擦。

随后便将簪子递给她,不过她没接,只是看着他。

见状,他又靠近一步,在她惊惧的目光下,替她简单将散落的长发给悉数挽起。

随后用他自己干净的帕子给她擦去面上脏污,问道“你是否愿意跟我走?

她神色犹疑,一番思忖过后,咬着下唇,微微颔首。

自那日后,世间再无微生嘲瑰,只有神翾谙。

小说《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爷坠情海,落魄舞姬称女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