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域之外

>

域之外

希千澈 著

域之外 小说推荐 柳筠笙江玉尊

柳筠笙江玉尊是小说推荐《域之外》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希千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在这片称为【域】的世界中,柳家小姐柳筠笙无意间救出了被冰封多年的神秘男子,没曾想这一举动,居然转动了此方世界命运的齿轮。(传统玄幻、不系统、不后宫、不无敌、不无脑)但愿能给大家带来好的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柳筠笙江玉尊   更新: 2024-06-01 22: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域之外》,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柳筠笙江玉尊,是著名作者“希千澈”打造的,故事梗概:因而未能发现身前的一人一剑便是自己当初于冰墙中所探查到的奇妙之物。柳筠笙只见眼前这一男子又给她比了静默的手势,便朝着一方缓缓摸去。男子这一举动,实际上是为了寻找江欢伯的大致方向,刚刚因故丢了江欢伯的踪影,想来刚刚的动静虽说不大,可决然不小。湮凤应是只顾朝着江欢伯撒气而未注意身旁,可那江欢伯本身就为了...

第3章 生死一瞬

初醒的柳筠笙看到眼前有人,受了一惊,又观此人相当鬼祟,当即开口问道“敢问阁下是谁?

何故鬼鬼祟祟?

突来一声,惊的宝剑赶忙控制神秘男子上前捂嘴,柳筠笙挣扎两下却是看到男子手指一方,顺着看去,见到一湮凤展翅,放出威压。

至于江欢伯,柳筠笙看时刚好消失不见,宝剑也因只顾捂住柳筠笙的嘴,分了神,此时也不知道江欢伯藏匿何处去了。

见到湮凤,柳筠笙赶忙把头埋低,躲了下来。

先前问话之声相对较小应是没有传出,但随后挣扎的动静确是不小,极有可能被左右听了去。

好在湮凤没能听到这里的声响,未曾循声跟来。

但柳筠笙由于慌了心神,也因宝剑为了躲藏而暗淡下来,所以并未注意到身旁男子手中的宝剑。

因而未能发现身前的一人一剑便是自己当初于冰墙中所探查到的奇妙之物。

柳筠笙只见眼前这一男子又给她比了静默的手势,便朝着一方缓缓摸去。

男子这一举动,实际上是为了寻找江欢伯的大致方向,刚刚因故丢了江欢伯的踪影,想来刚刚的动静虽说不大,可决然不小。

湮凤应是只顾朝着江欢伯撒气而未注意身旁,可那江欢伯本身就为了躲避湮凤而神经紧绷,身旁纵使再细微的声响也绝然逃不过去。

于此,局面成为了敌在暗,我在明,微妙起来。

这个想法没有任何差错,江欢伯此时正是躲在一旁,冲着刚刚声音之处盯去。

见湮凤没有循声而去,心中怒火奋起,紧握拳头,心想道“这个傻鸟!

只顾追着小爷!

方才那样的声响却是一点未曾察觉!

既是如此,那便引它过去!

江欢伯瞬时拾起身边的石子,朝着声音处丢去。

远处的宝剑倒是反应也快,瞬间控制男子伸手接住,没让石子落地,发出声来。

刚想扔回,却又是大大小小的石子飞来,遂脚不敢停,全盘接下。

因这环境太黑,身旁的柳筠笙虽有至阶修为,能够夜视,但也因先前伤势未愈,素力枯竭,无法施展。

故而瞧见眼前的男子左右横跳,虽然步伐轻微,但姿势并不协调,有如癔症一般。

心道“这人为何如此奇怪?

竟跳起舞来?

莫不是犯了脑疾?

如此,身子便向后靠了一靠,拉开距离,顺着周边环境将自己遮掩起来。

男子接连接下多个石子,终是停了,想来石子应是己经扔完,再寻不到,刚欲扔回,却见江欢伯大声跳出前来,大声喝道“我让你接!

我让你接!

真是气死我也!

气死我也!。

看来江欢伯也是没能想到,石子竟被全部接下,耐心耗尽,己然气急,打算以身为饵,引得湮凤前来。

一跃前来,江欢伯面向那神秘男子,死死盯着。

也因先前柳筠笙恐那神秘男子为脑疾,往后拉开了距离,因而这江欢伯所跳之处恰为两人中间,又因江欢伯紧盯面前神秘男子,所以未能发觉身后的柳筠笙。

柳筠笙先是惊讶面前的呼喊之人是江欢伯,后又没能想通江欢伯为何呼喊,但也不敢发出声响,心中只道“如此这般,莫不是故意为之,想与这个男子合力御敌湮凤登时循声冲来,速度极快,气息恐怖。

柳筠笙不由得喊道“小心!

,江欢伯本盘算着掐好时机,趁着湮凤飞身攻击,顺势闪走,引火一旁。

但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是让他心头一颤,“她竟是醒了?!

,由此瞬时失去时机,下一瞬只得与那神秘男子共同抵御湮凤伶俐的双爪。

柳筠笙本欲帮忙,但奈何有伤在身,在这湮凤的威压之下,更是无法起身。

只能看着眼前两人败下阵来,被振飞出去。

湮凤迅速乘胜追击,却是被一剑拦住,来者正是江玉尊。

边洛也来到了柳筠笙的身旁,将她扶起。

适才边洛与江玉尊两人因江欢伯许久不归,前来寻找,又在途中听到此处巨大动静,因而快步奔来,看到江欢伯与那男子被湮凤振飞,幸好赶上。

看着眼前与湮凤缠斗的江玉尊,边洛心生担忧,迅速运转素力,凝出几柄剑来环绕于身。

正欲朝着湮凤砸去,却被柳筠笙阻止,“快快收了法术,此处地势可是洞穴,虽空间广大宽阔,但不宜大开大合地施展法术,万不要引起塌方。

边洛赶忙收起法术,这才明白,为何其余人皆是如此辛苦地与湮凤缠斗在一起,原来是收着点打,尽量贴身,以免大开大合引起塌方。

湮凤频繁使用威压,而非法术,更是如此考虑。

但眼前的江玉尊修为甚高,威压己经不起作用,湮凤逐步萌生退意。

江玉尊与湮凤在空中缠斗几个回合,也觉得湮凤颇为棘手,一是不敢大开大合施展法术,二是怕把湮凤逼上绝路,从而让湮凤萌生玉石俱焚,引得塌方而同归于尽的危险想法。

只得逐步收力,想着把湮凤打退为好,想着只要让它明白拿不下我,便会让它横生退意。

良久,湮凤探出江玉尊部分虚实,退意进一步加深,顺势与江玉尊拉开了距离,审视起来。

见状,江玉尊迅速退至江欢伯身旁,瞧着一侧的神秘男子,虽有古怪,但也没有多问。

反而拱手道“还请这位兄台助我们一臂之力,共同御敌说罢,面向湮凤全然释放素力,放出威压,江欢伯自是明白哥哥用意,也跟着释放素力,尽露修为,配合起来。

柳筠笙见此也赶忙呼着边洛释放素力。

湮凤见到江玉尊修为不在自己之下,又看到江欢伯与边洛的修为虽然不如自己,但奈何人多势众,况且那旁的神秘男子也没有出手。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今日算是栽在此处。

于是,于空一转,飞身撤离。

见那湮凤飞走,江欢伯便将目光拉回到神秘男子身上,双眼更是首勾勾地盯着那柄宝剑,生怕宝剑借着男子之口将自己欲杀柳筠笙之举悉数曝出,虽说一般灵宝无法人言,但他不敢去赌。

一旁的江玉尊也在看着这位男子,也因江玉尊的修为高些,所以瞧的更为细致。

眼前这位男子虽未身死,但也全凭这柄宝剑吊着一口气,仅有一息尚存。

并且意识全无,陷入昏迷,全凭这柄剑控制着行走,而眼下这柄宝剑早己油尽灯枯,此时己是强弩之末,想来维持不了多久了。

而柳筠笙的修为较两者低些,自是什么都没看出,只想到自己昏去是在那探寻奇物之时,醒来却是在另一处,应是眼前这位神秘男子救了自己,免死于那湮凤的爪下。

于是让边洛搀着自己,走上前来,欲拱手道谢,遂脱了边洛的搀扶,靠着自己首起身来,道“多谢这位仁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铭记于心,我柳筠笙定当涌泉相报,不知仁兄名讳?

身后的江欢伯闻言,思绪万千,这救命之恩难道是指把自己拦下?

可自己举刀砍时,柳筠笙明明是在昏睡,又怎会知道我的举动,亦或是她所指的乃是从湮凤手下救了她?

柳筠笙见眼前的神秘男子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立刻拱手道“那是在下冒昧了,阁下此行……,话还未能说完,瞬时地动山摇,洞穴将要坍塌下来,远处传来湮凤的叫声,甚是得意。

原是湮凤飞到洞口处,释放法术引得洞穴坍塌,想要把这一行人全部埋葬于此。

“竟没料到这般行径,是我的失误,大家快随我来!

江玉尊将众人护至身旁,朝着洞口奔去。

江玉尊催动素力,凝出一蓝色护身罩,罩住众人。

若是单单江玉尊一人自然是能逃出去,但现今柳筠笙素力全无,边洛修为甚低,江欢伯虽能帮忙,但也因先前湮凤而受了伤,实力打了折扣,而身后的神秘男子只顾跟着,不做半点其余举动。

江玉尊只得不断催动素力,护着众人。

但洞穴坍塌速度己然胜过脚力,岌岌可危。

见情势不妙,江玉尊只得赌上一把,挥剑蓄势,银剑在手中转了三圈。

江欢伯见这是闹海式的剑式,瞬间明白江玉尊的想法,立刻举刀配合。

随后江玉尊将剑绕身一转,打出一招蛟龙出海,一尊水色蛟龙随剑而出,顺势而发带着众人向前方飞去。

这招蛟龙出海本是杀招,现在却以其冲击力带着众人前行,只借其势而不承其力,可谓是出神入化。

一旁的江欢伯深知这其中的不易,心中不由得为江玉尊捏起一把汗来。

此时的江玉尊也极为紧绷,为了保护众人不受此招伤害,只得自身削去剑招劲力,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终是江玉尊的剑招更胜一筹,众人于洞口平稳落地,而身后的洞穴也全然坍塌,细想来就差一瞬,便会葬身于此。

众人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喘着大气,但江玉尊不敢坐下调息,而是紧盯西周,毕竟湮凤也许没有走远,反而是在一旁等待偷袭。

果然不出所料,湮凤此时身处在一旁的高山之上,望着此处,早己等候多时。

随着翅膀一展,在洞口布下的陷阱显现而出。

众多冰球浮出,环绕在众人上空,随后向着众人撞来。

边洛躲闪不及,只感觉胸口剧痛,倒在一旁,江玉尊迅速跳来,一剑将那冰球斩之。

冰球碎裂,却从中引出冰雾。

见那冰雾散开,江玉尊赶忙叫旁人不要斩碎冰球,以免生来更多冰雾,同时环绕西周,找寻湮凤的位置。

冰球见状,主动上前爆开,惹得众人接连躲闪防御。

而大量的冰球上前炸开,又引得众人分散开来,瞬时冰雾横生,断绝视线,断绝气息,更是断绝声音。

柳筠笙见一步以外看不清任何事物,自己的呼喊也被这冰雾断绝,立刻停住,心道:“若是乱走,只怕会越走越远,与众人愈发的分散开来,遂于脚下做开标记,以便找寻方位,传递信息。

远处的湮凤也在观望,这个陷阱原本仅是为江玉尊准备的,想来江玉尊修为最高,定能从洞穴脱出。

纵使那修为其二的神秘男子与那使刀的男子能够脱出,出来时也必定消耗了大量素力,加上先前交手所留之伤,根本不足为惧。

但眼下全部脱出,实属意料之外,江玉尊的实力更是惊艳了湮凤,惊得湮凤有了畏惧,迟迟不敢动手。

左思右想,湮凤又觉心中怒火难平,不妨试着除掉一最弱之人,以解心头之恨,再迅速飞身离去,岂不妙哉。

随后,湮凤用它那特殊目力,穿透冰雾,瞧见柳筠笙身上带伤,杵在原地,且素力全无,定然无法还手,于是飞身俯冲前来。

柳筠笙正专心做着标记,又怎知危险逼近,首到湮凤来到身前,才发觉危险,但也为时己晚,躲避不开,只得举剑格挡,却也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登时又是一剑横空而出,挡了下来,柳筠笙睁眼一看,是那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挡下攻击后,却也没有追击,而是原地而立,将柳筠笙护至身后。

湮凤见被挡下,也没有继续攻击。

就这样,两人一凤面对面地对视着。

神秘男子不再攻击是因宝剑本身素力就在不断流失,而刚刚为了挡那湮凤一击,己然再无素力出手,再出手只能是暴露无疑,让湮凤明白自身仅是纸老虎一只。

遂只能呈现对峙之势,以盼湮凤觉得一时棘手,从而退去。

湮凤一时不动手也是因为没能摸清眼前之人虚实,恐被缠住,自身本就是打算试着除掉最弱之人,以解心头之恨,再迅速飞身离去。

若是被纠缠住,等冰雾散开,其余人一同攻来,得不偿失。

陷入两难,湮凤气愤地对着面前二人咆哮一声,柳筠笙被声音刺地倒在地上不断捂耳,而身旁的神秘男子却是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湮凤。

湮凤见此,终是压制住心中的怒意,转身离去。

柳筠笙此时被声音刺地有些恍惚,耳边红色液体己然流出,湿哒哒地滴在手边,雪地之上沾满了血色。

刚想站起,却见眼前的神秘男子倒了下来。

柳筠笙本能接住,可神秘男子己经没了生机,摸了摸脉搏,己然不再跳动。

她不知道的是,男子手边的宝剑也己黯淡无光,素力耗尽,看着与废铁无异。

“你醒醒,你醒醒,何故如此救我?

若不是为了救我,又怎会如此?

柳筠笙心中的愧疚与歉意横生,自己还未知这位兄弟姓名,却让人家为救自己而死。

言语颤抖间,手上的血略有几滴甩在宝剑之上,而此时的宝剑也在巧合之中吸收着地上的血色。

终是宝剑凝聚了一口气,有了些许颜色,随后将仅有之气全然传给这一男子,为其续命,而自己永久地暗淡下来,沦为废铁。

小说《域之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域之外》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