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东莞岁月

>

东莞岁月

佚名 著

东莞岁月 郝梦蒋凡 都市小说

《东莞岁月》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郝梦蒋凡是作者“佚名”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90年代沿海城市经济腾飞,他们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借着改革春风迅速发展,以狂野的姿态摧城拔寨,迅速财富崛起。而在东莞,在繁华都市的边缘,无数的城中村、灯红酒绿背后,埋藏着无数人不甘平凡、不断膨胀的欲望和梦想。这一年,蒋凡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在东莞点燃了自己的野心。...

来源:qwwrkbd   主角: 郝梦蒋凡   更新: 2024-06-01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东莞岁月》,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佚名,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郝梦蒋凡。简要概述:王芳陪侍陈安龙,他的司机也安排了一个女孩陪酒,这是以往没有过的事情。他的三个狐朋狗友身边分别坐有三个妈咪,这就让郝梦有些好奇。身处欢场的妈咪,所谓的风花雪月都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上班时间,妈咪都希望多带几个女孩坐台收取台费,多应酬几桌酒客,从酒客口袋里拿到小费,毕竟这是她们主要收入来源...

第19章

不明就里的王芳劝了很久,郝梦还是一直扑在沙发上哭泣不止,王芳就作弄道“张骚骚来了。
上班时间,如果妈咪有损酒店形象处罚会很重,其中就包括哭闹这样的行为。
看似光鲜亮丽的妈咪,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需要承受的骚扰和屈辱,常人很难真切去体会。
张副总因为经常以权压人,迫使妈咪和小姐免费满足他下半身那点爱好,背地里被妈咪和小姐取了这个绰号。
只是以防小人告密,张副总报复,彼此不是极为亲近的人,一般都不敢这么称呼。
听到张骚骚三个字,郝梦真止住了哭泣,赶紧起身抬头望向包房,看到房间里就她和王芳。
思维还没有完全清醒的郝梦,问道“在哪里?
“在哪里?你再这样哭,被有些居心叵测的人告密,那个恶魔肯定会来兴师问罪,我不这样说,能止住你的眼泪吗?
听完王芳解释,郝梦拿起酒桌上的纸巾擦干眼泪,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时间。
“糟了,王老板那间房走了吗?看到已经十二点多了,郝梦急匆匆向门外走去。
虽然不是每个帮妈咪订房的客人,都会大方地给妈咪小费,但是那个妈咪订的房,就由那个妈咪安排小姐上台收取台费,这也是收入,所以即便不是大方的客人,妈咪也会礼节性的去应酬。
郝梦口中的王老板,是晚上帮她定了房的客人,平时对她还算大方,给小姐台费的时候,也会给她两百小费。
刚才还在流泪的郝梦,还没好好抚慰自己的心伤,又想到酒客口袋里的银子,开始强装微笑投入工作应酬了。
王芳还想找她询问,到底遇上什么伤心的事,郝梦已经走远。
晚上,一般工厂都会加班到很晚,周边的餐馆也会迎合工厂的作息时间,营业到深夜两三点。
蒋凡在饺子馆吃完宵夜,赶紧拿上扫帚,帮到店里打扫卫生。
饺子馆位于白沙一村进入107国道的路口,与白沙二村的许多工厂接壤,村里把这些当道又暂时没有纳入建设计划的地皮,用铁皮搭建成一排房屋,隔成小间用着铺面出租。
这一排铁皮房有二十几家铺面,分别有发廊、水果档、饭馆、士多店、日杂店、赌档等。
饺子馆是这一排铁皮房靠边的第一间,位置优越,加上老两口宽厚待人,生意一直不错,隔壁是一家日杂店,日杂店的隔壁是一家士多店。
士多店占据有两个铺面,24小时营业,店门外摆有两个台球桌。
铁皮房的最后三间是几个潮州人联合本地人开的轮盘小赌档,轮盘里标有1-24的号码,5元起押,100元封顶,可以单独押其中任意一个号码,如果押中1赔24倍,也可以押单双大小,赔率是1赔1。
每天工厂下班时间或节假日,轮盘赌档可是宾客盈门,生意十分兴隆,赌档一般会营业到深夜一两点,节假日时还会通宵营业,只要有赌客,他们就不会关门。
利益所致,有赌的地方就不会风平浪静,赌档里随时有五六个烂仔驻守,生意好的时候,村里的治安仔就会把标有治安的摩托车停在赌档门口,充当着看门狗的角色。
蒋凡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平头青年路过这里看到他以后,惊讶地望了一两分钟,然后向士多店门外几个打台球的小青年走去。
蒋凡把饺子馆里外都打扫了一遍,邱叔正招呼他去店里喝杯茶。
“哐当一声,一个啤酒瓶从士多店方向飞来,摔在刚打扫干净的饺子馆门口,瓶子破裂的声音把邱婶吓了一跳。
刚走进店里的蒋凡折身走出店外,看到先前打台球的六个小青年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身高接近180,身体特别壮实,头发很长还扎成了辫子的青年,指着蒋凡道“刚才你扫地的时候,看着我们嘴里在唠唠什么?是不是在骂我们?
紧随蒋凡走出店外的邱叔,看到几个小青年是故作找茬,赶紧拉住蒋凡的手臂轻声说道“你别管他们,我来应付。
饺子馆开业以来,因为生意好,随时会遇上吃碗霸王饺子,找借口要上三五十元的混混,这种情况邱叔一直采取息事宁人的方式,破财消灾。
虽然相识不足一天,但是邱叔的行径让蒋凡打心眼的感激,所以他招呼,蒋凡也没多说什么,站在邱叔身后,看这些小青年到底想做什么。
邱叔先是拿出十元,想了一下,又添了两元,递给辫子男道“小兄弟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海涵,这点钱拿去你们买包烟抽,算是赔罪。
辫子男一手荡开邱叔的手道“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吗?刚才你店里的伙计骂我们,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毕竟的小本买卖,平时这样的事情,给十元一般都能处理好,邱叔是看到对方六个人,所以多加了两元。
现在看到对方根本不愿善罢甘休的样子,邱叔有些作难地问道“小兄弟你说怎么处理好呢?
辫子男转身瞅了一眼坐在士多店外的小平头,看到小平头没有上前的意思,思虑片刻后道“让你店里骂我们那个杂种当众给我们道歉,然后给一百元,今天这事就算过了。
自己扫地时嘴巴都没有动一下,何来骂人一说,蒋凡不明白对方故意挑事的缘由,既然对方剑指自己,他把邱叔拉到身后,指着对面六个小青年道“你们想做什么?
辫子男看着蒋凡轻蔑道“骂了我们,道歉、赔钱,还能做什么?
“有病,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蒋凡横了辫子男一眼,声音不轻不重地回道。
蒋凡自己都没有发现,经历一次和劫匪的较量,暴打了治安仔和秋哥以后,他憨厚质朴的心性,已经在东莞这座现实的城市里慢慢改变。
“你说谁有病?辫子男看到比自己瘦小的蒋凡还敢还嘴,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一拳头向他面门打来。
蒋凡抓住辫子男的拳头,向反方向一扭,一脚踢到他肚子上。
辫子男后退了七八步,终究还是没有站稳,四仰八叉倒在地上。
另外五个小青年看到他们领头被打,纷纷向蒋凡扑来,其中有个小青年折回台球桌边,拿上一根台球杆对着蒋凡的脑门狠狠砸来。
“小心。已经吓得退了几步的邱叔,慌忙中还不忘提醒道。
对付几个手无寸铁的人,蒋凡丝毫没有乱了分寸,不经邱叔提醒,他已经注意到砸来的球杆。
在球杆距离头顶还有三五公分距离时,蒋凡已经抓住了球杆向后一扯,拿球杆的小青年被惯性拉扯到地上。
剩下四个青年看出蒋凡身手敏捷,现在手里又握有球杆,都停止了向前,眼睁睁地看着他没敢乱动。
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许多工厂才下班不久,加上一些闲杂人员和盲流,街面上的人还不少,饺子馆门前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路人。
坐在士多店的小平头看到这种场景,装着看热闹走到蒋凡身后,趁蒋凡注意力还在眼前没敢上前的四个小青年身上,忽然一个飞腿,重重踢到蒋凡后背上。
小平头自信这一腿,蒋凡至少会向前踉踉跄跄几步才能稳住身体,还想继续上前偷袭。
没成想蒋凡的桩子会这么稳健,挨了一脚非但没有向前踉跄,而且还能迅速侧身转身,让过小平头继续挥来的拳头,对着刚上前一步的小平头左脸就是重重一拳,没等眼冒金花的小平头缓过神来,他原地一个边腿,重重扫到小平头刚挨了一拳的左脸上。
“咚的一声,小平头被扫倒在地上,捂住左脸“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血中还带有一颗牙齿。

小说《东莞岁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东莞岁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