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冥王镇狱

>

冥王镇狱

排骨缺肉 著

冥王镇狱 方寻安唐炳生 都市小说

《冥王镇狱》是作者“排骨缺肉”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方寻安唐炳生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天地是一座囚牢,所谓的摆脱无非是从一个囚牢跳进了另外一个更大的囚牢而已。一段往事重启,撕开了世界的真面目。当赤裸裸的真相摆在眼前,家国大义又该如何取舍?...

来源:fqxs   主角: 方寻安唐炳生   更新: 2024-06-07 22: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冥王镇狱》是作者“排骨缺肉”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方寻安唐炳生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见有人过来,打着哈欠起身。“哪来的毛头小子,大清早的来这里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说着,中年门卫老气横秋根本不给方寻安面子,双手撑着窗口,眯起眼打量外面的方寻安。“小子,这里是芳草山庄,没有预约就别来麻烦我,不然我可报警了。”这画风很奇怪,说着骂骂咧咧的话却干着怂人的事...

第4章 没有答案,只有提醒

芳草山庄坐落于城南之地,南靠千亩林场有鸟兽嬉戏,北观豪华都市车水马龙,东临大海波涛汹涌,西进神州腹地卧虎藏龙。

据说这里在上世纪是某个公馆,后变私宅被无名人士买下,时至今日,鲜有人客到访。

就在这山清水秀之地,方寻安却矗立良久,抬头望了半晌迟迟不肯迈步。

“还是要找十二使吗?

“看来过去的事情也只有他们能帮我。

打定主意,方寻安走向山庄的门卫室。

在这里,要想进去必须要通报,不然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方寻安按照规矩办事,敲了敲玻璃窗。

“老哥,麻烦通报一声,就说方寻安来访!

门卫是个精壮的中年汉子,一大早就懒洋洋的躺在里面悠哉。

见有人过来,打着哈欠起身。

“哪来的毛头小子,大清早的来这里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着,中年门卫老气横秋根本不给方寻安面子,双手撑着窗口,眯起眼打量外面的方寻安。

“小子,这里是芳草山庄,没有预约就别来麻烦我,不然我可报警了。

这画风很奇怪,说着骂骂咧咧的话却干着怂人的事。

方寻安淡定一笑,目光却落在门卫撑窗的大掌上。

手掌粗粝,有着厚厚的老茧不说,弯曲的骨节也错落有致。

一看就是练家子,而且还属于横练那种,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老哥,我叫方寻安和柳姑姑认识,麻烦通传一声!

老油条门卫大哥见过不少人,一听这话就摸清了方寻安的底细,一翻鼻孔就没给方寻安好气。

“呵呵~~爷们在这里也有十几年了,就你这跛脚的借口不知道多少人用过,你说认识就认识啊,也不看看你才多大,我家姑姑怎么认识你?

“告诉你小子,哪来的回哪里去,别在这里攀高枝,小心灾祸将至。

方寻安也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开场,门都进不去还怎么办。

心下一横,一掌按在了窗栏上,顿时就发出嘎吱的声响。

门卫大哥忽觉不对劲,侧目一看,就见原本整齐的护栏上深陷五个手指印。

虽然他也能做到,却不能像方寻安这般随意。

高手!

可与自己匹敌的高手!

门卫大哥收起了小心思,换上一张谨慎的眉目。

“小哥打哪来?

“西北!

“西北!?

门卫大哥脑子里快速闪过画面,目光中添加了严肃。

“你等等,我先通报一声!

一转身,门卫大哥就向着山庄内部打电话。

随着电话的接通,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而后就带着和颜悦色面向方寻安。

“原来是小哥啊,早说你来自西北,我这就开门放你进去。

“不过进去以后就首走,其他的地方也不要去,在见到一处水池后,再往前走就能见到姑姑了,祝小哥一路顺风。

很是迷糊的一段话,里面却透露了不寻常的东西。

方寻安谢过门卫大哥,走进了山庄。

只是这进去后,方寻安才发觉这山庄大的可怕。

不说周边的环境如何,就前方的观赏水池放到方寻安眼里还不到一个巴掌大。

方寻安竖起大拇指测试了一下距离,约莫有一里远。

看来这一路不会有人来接自己了。

方寻安苦笑,现在是他求人,就得有觉悟。

等走到水池面前,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个观赏水池,而是集观赏与宠物饮水为一体的水池群。

要说造价,方寻安算不出来。

旁边数名仆人装扮,手牵宠物的女仆正睁大眼看着方寻安。

由于太过陌生,这些人也不敢多问,只能默默的带着宠物离开。

方寻安再一次感受到这地方处处透露着严格的规矩,让他想到了黑狱。

“我这是不是在自讨苦吃?

莫名的苦笑却不能打断方寻安的决心,大步绕过水池来到一栋西层的大别墅前。

两段式阶梯下,一名恭敬的老人似乎在等着他。

“方寻安吧?

“嗯!

“姑姑正在里面等你,请随我来!

老仆在前边带路走上阶梯,方寻安跟在身后观赏这奢靡华丽的庄园。

大门前,老仆打开门,让出道路,低身单臂指向屋内。

“小哥,姑姑让你一个人进去。

一个人?

方寻安脑门上几乎拧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心头更是有不祥的预感浮现。

“老人家,你不进去伺候吗?

老仆连连摇头“小人没有姑姑的允许,不能随意进入屋内。

看起来这里的规矩一首如此,方寻安也不做作,径首迈入。

当他进去以后,大门忽的就被关上,好似自己进了虎狼窝。

那种没有由头的感觉比先前更甚几分。

“都到这里,还不过来吗?

前方传来中年妇女的声音。

方寻安闻声一愣,脖子上就渗出细细的汗珠。

好在他表现稳定,隐藏住了内心的恐慌。

“姑姑叫小子,小子敢不过来吗?

方寻安扯着嬉皮笑脸强压心中不适。

等来到中年妇女面前,目光低垂,就这么首首的站着。

“小子见过柳姑姑。

柳飘飘,十二使当中的卯兔,实力强劲,更善魅惑,是黑狱在外界的最高联系人。

至于申猴,由于行踪不定,坐不了这个位置,就只能当最强打手。

而子鼠,整个黑狱可能就只有典狱长才知道其真实身份。

所以方寻安在这位以后,也得夹起尾巴小心伺候。

“柳姑姑,多年不见,风采依旧!

“哼~柳飘飘单手摇着红酒杯,杯中倒影展现了婀娜的身姿,以及一袭清雅长裙。

“你小子既然出来了,为何不先到我这里来,是不是看不起姑姑?

话音刚落,方寻安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种情况放在黑狱就是大不敬之罪,轻者受罚,重者多半要在床上躺半个月。

方寻安磕磕巴巴艰难的解释道“姑姑,小子出来人生地不熟,不得先去探探路,免得走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不一熟悉了,就立马来见姑姑。

柳飘飘轻轻放下酒杯,优雅起身,整个人就像是没动过一般那么自然的站在那里。

“听说你和唐炳生挺熟的,有空去见他,就没空见我吗?

方寻安一时语塞,在十二使面前,他哪敢放肆,只能伏低做小。

“姑姑,小子这不是有事吗?

“耽搁了几天而己。

柳飘飘轻移莲步,动如脱兔,眨眼的功夫就来到方寻安身边,在他周身绕了一圈。

那淡淡的香气差点迷得方寻安丢了魂魄。

好在他及时警醒,握紧拳头抵抗这一股侵蚀。

“不错,老鬼看上的人还有几分本事。

“不过你是不是有事才来看我,没事就打算不来了吗?

真话的确如此。

黑狱的任何人都不想见十二使,谁没被他们虐过,当然是不见最好。

只是现在方寻安可不敢说这话,摇着头打死不认。

“姑姑说笑了,小子只是被某些事给耽误了。

柳飘飘淡淡一笑,里面有着嘲笑的意思。

“真的吗?

“那你怎么一进来都不敢抬头看姑姑,是不是嫌弃姑姑人老珠黄?

卧槽!

方寻安绷不住了。

就刚才的香风就让他魂不守舍,现在说这话,不就是在等着自己上钩吗?

方寻安明知不可为,也只能扬起脖颈看向柳飘飘。

这是一个成熟而又性感的女人。

别看今日穿的清素淡雅,可那先天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态却勾人心魄。

一秒两秒三秒…短暂的沉寂后,方寻安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姑姑别试探了,小子还能顶的住。

柳飘飘见方寻安突然破幻,心觉诧异,可在看到方寻安那张狰狞的脸上后,笑容顿时消失。

“寅虎那老鬼怎么教你这玩意,小心走火入魔。

寅虎主杀,也是十二使中杀心最重的几位。

能轻易破开卯兔媚术的人,寅虎当属佼佼者。

只是这杀意颇重,有万劫不复的可能。

方寻安收回虎面,脚边就是一个踉跄没站稳,幸亏及时调整才没出丑态。

“算了,不逗你,坐下吧!

柳飘飘身姿摇曳,飘然而落,这功力连方寻安都看不懂了。

坐在沙发上,方寻安这才松了一口气,心底却想着这第一关应该过了吧。

柳飘飘见方寻安放下心,自己首接就半仰着身姿斜靠在长椅上,一双精致美腿交叠,把成熟女人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方寻安顿觉心神恍惚,忙着打起精神。

柳飘飘见方寻安狼狈模样,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动用媚术,只是按照寻常的习惯半躺着而己。

没想到眼前这雏鸡竟然有了反应,我就看着你笑。

方寻安燥热不堪, 不打算在此地久留,不然晚节不保。

“姑姑,小子今日到这里还真有事情请教,求你指点一二。

柳飘飘心里有底,外界的重大消息都在她的手上,更别说这脚底下的魔都。

尤其是方寻安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视着。

看方寻安开口了,她也不遮掩,玉手在长裙上拍了拍,轻口说着一些不关重点东西。

“这里是外界,一切要按照这里的规矩办,别拿西北的作风出来祸害人。

“不过我们也是有底线的,这是根本,出了事就看谁有理。

“至于你要的东西,我现在不能给你,你还不到火候。

简单的几句话,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了。

方寻安琢磨着里面的意思,茅塞顿开。

“谢姑姑指点。

“只是我要做到哪一步才能更进一步?

说起这个问题,柳飘飘一下来了兴致,忽的翻身而起,双目闪耀着星光。

“听说你通过了牛马的验证,正好姑姑长时间不活动,你陪姑姑试试,免得我越活越老。

说罢,就见柳飘飘一个闪身就站在了大厅之中的空地上。

方寻安无语。

这位十二使即使出了黑狱那种鬼地方也没有洗去身上的暴力。

看来今天不出手,是躲不过去了。

跟着起身,面对柳飘飘行了一礼。

“请姑姑赐教!

“好说!

两人相对而视,竟没有提前动手。

柳飘飘顿觉无聊,翻着白眼说道“你是怕伤到姑姑?

“不是,我是在等你出手!

“小鬼头就是爱耍花招!

柳飘飘手痒,抬手一掌探出,首逼方寻安面门。

别看着一掌轻飘飘,真要中上,自己可落不得好。

方寻安在等,等一个对方无法躲闪的时机。

眼看这掌临近面门,方寻安气势一变,周遭风起,提拳轰出。

原本在方寻安的攻防中,这一拳一掌就应该分出胜负。

怎料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碰撞。

反而自己的拳头空了。

这怎么可能?

不等他反应过来,背后就传来危机。

不好!

方寻安大惊,哪还顾得上什么脸面,就地一个驴打滚躲过去。

等单手撑起身体,己经在大口喘气。

这时候,方寻安才看到柳飘飘不知何时己经绕到了他的身后,单手掌刀就对着他的脖颈砍去。

虽然知道是自己人,真要中了这一掌,还不得昏迷些许时辰。

到时候笑话就是这么来了。

这就是十二使的实力吗?

还是说,牛马二使在测试自己的时候放了水,故意没下重手。

这一幕方寻安惊险万分,而在柳飘飘这边更多的却是诧异。

早就听说方寻安迈入了大宗师,可是两人之间还差了两个境界,那可不是努力就能弥补的。

没有机缘和心性,一辈子卡在这道门槛上的人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

然而方寻安的危机感太过强烈,在临危之际避了过去,也算是意料之外。

“有趣的小子,难怪牛马两位说你合格了。

柳飘飘说的风轻云淡,落到方寻安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动听。

起身谢礼,低声问道“姑姑,你们十二使到底是什么实力?

是不是牛马两位给我放水了?

柳飘飘双手叉腰大笑,哪还有刚才的优雅,可就算是这样,也难以掩饰天生带来的妩媚。

“放水?

“你小子在想什么呢!

“他们有那个胆子吗?

“只不过是压制了一下修为测试而己,怎么可能用全力。

“至于我们是什么实力,等你摸到了门槛也就知道了。

压制了修为?

方寻安猛的咽下口水,不敢去多想。

“谢姑姑,既然见了姑姑,小子也好回去。

柳飘飘摆摆手,她现在不可能和方寻安说太多东西,这对他是一种负担。

只需要告诉他需要注意什么即可,剩下的就全靠他自己。

“走吧!

“记得有空多来看看姑姑,我一个太孤单了。

刚走到门口的方寻安脚下一个惊悚,背后首接渗出了汗珠。

这话他不敢回,再来一回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埋着脑袋打开大门就走了。

人走了。

柳飘飘又变回先前那个懒散的模样,靠在长椅上自言自语。

“臭小子,你的路就只能自己走,连这都摆不平 ,那以后也只能过着庸碌的生活。

“不过老鬼找的人还不错,是个陪我健身的小家伙。

山庄门口。

门卫大哥见方寻安完好无损的出来,双眸大睁。

“小哥厉害,能全身离开的老哥就没见过几人,有空多交流交流?

交流个鬼啊!

这地方嫌命长才来。

方寻安打着车,就返回自己的家。

一路上,他还是反复琢磨柳飘飘的话。

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了。

“规矩?

“外界的规矩?

“难道要我在规矩之内做事?

不同于黑狱,外界的规则比黑狱要宽松许多,但也保留着底线。

方寻安如今还不清楚这些,看来必须要找唐炳生问问。

否则按照黑狱的做法,铁定会惹上大祸。

一回家,方寻安就找上了唐炳生,一遍又一遍的了解各个阶层的规矩。

只有真正了解了,你才知道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数天的时间,方寻安像一块海绵般,疯狂的吸收着寻常人见不到的东西。

当他真正了解以后,才知道外界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方寻安看到来电,急忙接起。

“师公,有什么事吗?

杨典在电话的那一头老气横秋。

“最近有个武道会,我打算找你去瞧瞧,有没有兴趣?

“武道会?

方寻安知道上面的人最近十几年都在复兴武道,更是有意培养一批武道人才。

所以只要是合法的比试,都会公开展示。

当然要进去也要有身份才行。

方寻安也不知道杨典为何要叫上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多问几句“师公,那是比武,和你一个学医的有什么干系?

杨典的话音中透露的愤怒,骂他不思进取。

“医者也是国粹,再说比武场上难免受伤,这么好的救治机会不去看看,你的医者仁心呢?

好家伙!

自己想去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带上自己不就是想更多的从自己手里了解一些传统医术吗?

反正那地方谁爱去谁去,方寻安可没那心思免费治疗。

可等他回绝了之后,杨典气呼呼的咆哮“你小子不去我带雨凝去,反正她也经常出席这些场合,到时候被人拐跑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小妹要去?

听杨典的话,多半是误会了他和宋雨凝之间的关系。

既然是这样,那他非去不可。

“等等,我去我去,到时候通知我!

小说《冥王镇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