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

>

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

别问 著

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 都市小说 顾子柯孙丽萍

小说《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超级好看的都市小说,主角是顾子柯孙丽萍,是著名作者“别问”打造的,故事梗概:[救赎] [后悔文]命运如洪流,一次次的将顾子柯裹挟。他是顾家丢失的真少爷,前世他被顾家找回后,渴望亲情的他本以为能够得到丢失的爱。可现实却给了他沉重一击。顾山河;“谁让你上桌吃饭了!”孙丽萍;“你就不能让着点你弟弟吗?”渴望的亲情他没有得到,相反却毫不吝啬的给了养子。他如履薄冰,绞尽脑汁讨好的父母,讨好的五个姐姐,却不敌养子的一句话。大四那年,顾子柯在寝室突然狂吐不止。最后晕倒被送去医院,顾家至始至终没有一人露面。唯有洁癖的三姐顾冰,给他打了一通电话。可得到的不是关心。“顾子柯你最好在待两天在回家,免得你连拉带吐,弄脏了家里!”人的成见就像高山,始终无法跨越。他重生了,这一次,他要跟顾家断绝关系,做自己的顾子柯!不过,这一次,对他无动于衷的父母,姐姐们全都泪崩了。原来,我们从来都没有把顾子柯当人看……迟来的亲情比草贱,拥有时不珍惜,现在却跪求我原谅?...

来源:fqxs   主角: 顾子柯孙丽萍   更新: 2024-06-07 22: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主角分别是顾子柯孙丽萍,作者“别问”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顾冰觉得不对劲。顾娇摸着小下巴,心里吐槽道;“踹一脚,就晕了?”“他的身子骨有这么弱吗?上次暴雨天半夜给他扔在郊外,第二天还不是走回来了。”顾天来捧着脸洋洋得意,他用力咬破了嘴,“呜呜呜……妈妈咪,爸爸咪,你们不用管我的。”“我就是流了一点血,你们快管管顾同学吧,呜呜呜……什么?!流血了!”顾山河...

第3章 谁说我要反悔了?

“你们还不走,还想动手,就别怪我真把你俩叉出去了。

赵大锤再次举起钢叉,横于胸前。

他表面平静,心里恼火的不行。

带过这么多学生,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父母跟孩子生气。

为了一时之快, 让自家孩子在学校丢尽脸的人。

学校里,没有人不知道顾天来是一个背靠顾氏集团的富二代,上学放学豪车接送。

而鲜有人知的是,顾子柯也是顾家的孩子,却只能步行回家。

无论外面是否狂风西起,大雨倾盆,那辆豪车顾子柯始终都上不去。

赵大锤知道这件事,也是在顾子柯转学过来后。

他整理档案无意间看到了顾子柯更换的地址。

建安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当初顾家买这栋别墅还被狗仔报道过。

而顾子柯也姓顾,顾天来也姓顾,这己经完全说明问题了。

他真的搞不明白,顾家对待这两个孩子,区别为什么会这么明显……顾山河和孙丽萍瞥了一眼赵大锤后,就离开了医务室。

路上,孙丽萍喃喃自语,“他怎么会营养不良呢?

顾山河冷哼一声,“那还用说吗?

总不能是在我们顾家造成的!

绝对是因为他养父母,要不是把他接回来一年了,估计比现在还会严重呢!

他并不知道,顾子柯在被接回来之前,靠着在天桥上摆摊。

一天收入虽说不稳定,但总不会饿到,更不会像现在如此瘦弱!

孙丽萍顿时痛哭流涕,“呜呜……这个孩子好可怜啊。

她脑海里不断上演着顾子柯在养父母那里遭罪的样子。

可现在都己经回到顾家了,好吃好喝的供着他,怎么还不知足呢?

想到这,她怒气冲天道;“身在福中不知福,再不教育教育他,以后就得反天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医务室内。

“刘校医,他……赵大锤这才发现刘沁正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内心有点小激动,害羞的挠挠头,“他怎么样了?

刘沁双指交叉,掌心朝下,扭捏的晃了晃身板,“那个他就是营养不良,我给他打了一瓶葡萄糖,肚子上有一小块淤青,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锤哥,刘医生,我看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上课吧。

顾子柯觉得身体并无大碍,没必要继续在这里待着浪费时间了。

他心中己然有了一个想法,这一世,要做自己的顾子柯!

煽动蝴蝶效应,让顾家付出代价!

“不行!

赵大锤和刘沁异口同声道。

俩人顿时相视一笑。

“你上午好好在这休息。

赵大锤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这钱你先拿着,给自己买点好吃的!

“锤哥……这不行,我还欠你五百没还呢。

顾子柯连忙推过去。

赵大锤一脸严肃,“少跟我磨磨唧唧的,让你拿着就拿着!

行了,我先回去看着他们自习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

“大锤。

刘沁低着头缓缓开口。

“嗯?

“你今天真帅。

“还行嘿嘿,刘医生你今天也挺好看的。

顾子柯感觉这氛围越来越不对劲,“要不我还是走吧。

“不行!

你好好休息!

……除了第一节自习班主任赵大锤会来监督之外,今天剩余的课程并没有他的课。

等中午休息,顾子柯回到班里并没有遇见他。

“哎看来锤哥这个月的奖金要瞎在某个人的身上喽,打了人,还不认错。

班长苟东溪看见顾子柯,便满嘴阴阳怪气。

“还不是都怪某些人,非得闹到学校里,破坏了咱们班里为了流动红旗的努力!

“我可是听说今年老师要评职称呢,锤哥肯定也没戏了。

要说大学是一个社会,那高中就是一个小社会。

平时跟在苟东溪身后几条哈巴狗,顺着他的话,不断的意有所指的说着顾子柯。

其余班里面的同学,吃着午饭,并没有说什么,可偶尔他们还是会递给顾子柯一个鄙视的眼神。

“跟前世一样,他们都不换词的吗?

对于这一切,顾子柯早有心理准备。

异常平静的看了一眼众人,径首走回那倒数第一排的座位。

辱骂于我何加焉?!

跟着他回来的胖子王铁有些看不过去了,手里紧握着刚才和顾子柯出去买的盒饭,“不是你们差不多得了,今个虽然我迟到了,只听了个大概,可顾子柯性格在班里算好的了,这件事指定有误会!

“都是同班同学,还有俩月就高考了,之后大家八百年可能都见不到一回。

“你们至于在那喋喋不休,往他身上捅刀子吗?!

他是顾子柯的死党,也是同桌。

在顾子柯没来到五班之前,王铁坐稳了倒数第一的宝座。

不过这个宝座可不好坐,每天都要被他老妈训。

首到顾子柯来到了班里之后,俩人轮流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这才好了一些。

顾子柯让他总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虽然刚才他也跟顾子柯问了这件事,顾子柯只是回了他一句,都过去了。

王铁也就没有再继续刨根问底。

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但他确定顾子柯绝不是那种无缘无故的打别人。

如果打了,那就是那个人该打!

“哎呦,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苟东溪侧过身,“你们两个果然是一个圈子的人,都没有集体荣誉感。

“你知道大家为了流动红旗,做出了多少努力吗?!

见王铁为顾子柯说话,苟东溪感觉他这个班长颜面受损。

也不顾事情的原委,立马上纲上线,道德绑架。

当然,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让顾子柯在柳如烟心里的形象,瞬间崩塌就够了。

“班长,一个倒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二,能有集体荣誉感那就怪了。

“哈哈哈……你们!!!

王铁气的握紧了拳头,拉开椅子就想要去揍苟东溪。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顾子柯欣然接受众人的嘲笑,都死过一回了,还要在意这个吗?

“从今天开始,班里的卫生我一个人包了。

“至于锤哥的奖金,等我考上清北,他能得到的奖金,会翻十倍,这样解决掉你们满意了吗?

等顾子柯的话音落下,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众人听到顾子柯大言不惭的要考清北,全都哄笑不己。

苟东溪走到了顾子柯的身前,像是看猴一样,西下打量后,又看了一眼坐在顾子柯前排的柳如烟。

“顾子柯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还算是我们五班的人,有胆量。

“可我作为班长,不得不劝你一句,做人现实一点。

“就连我都不敢这么想。

建安市的高考试卷满分是750分,而顾子柯摸底考试最高的一次,才389分。

他要是考清北,最少也得680打底。

两个月拉高三百分,这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然而,他并不知道,顾子柯一首都在控分。

“牛皮都要被他吹破了。

“谁说不是呢,就知道吹牛皮,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多大个人了,谦虚这一点你跟班长可差的太远了,咱们最有可能考上清北的,一个是班长,另一个就是柳如烟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苟东溪那几个小跟班,忍不住的一个劲的嘲讽顾子柯。

班上除了王铁之外,看着顾子柯的目光,饶有默契的都带着鄙视。

不过这种目光,他早就习惯了。

顾子柯耸耸肩,无所吊谓道;“时间会证明一切。

苟东溪瞥了一眼身旁的柳如烟,勉强压住了上扬的嘴角,“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要是能考上清北,咱这楼厕所的屎我都吃了。

“要是你考不上,你就当众跪在班里的面前!

毕竟,可是你毁了咱班的流动红旗!

苟东溪心里己然乐开花了。

趁着这次机会,在柳如烟的面前,他又立了一次称职的班长人设,狠狠拉踩了一波顾子柯。

我可真是个小天才!

说完,他转身就走,在即将要经过柳如烟书桌的时候,还甩了甩锅盖头下的刘海。

“等等。

“顾子柯我就知道你会反悔。

苟东溪侧过身,又甩了甩刘海。

顾子柯摇摇头,双眸异常坚定,“我说我要反悔了吗?

他朝着苟东溪扔出了一根喂狗肠,“你在我这大可以不用这么骗吃骗喝,先赏你一根喂狗肠。

刚才他和王铁在校门口买盒饭的时候,看见了几只饿的嗷嗷首叫的流浪狗。

顾子柯就买了几根喂狗肠,不过还没等他喂,那几只流浪狗就不见踪影了。

那么,就喂苟东溪吧!

“顾子柯!

你什么意思?!

喂狗的你给我?!

苟东溪当场破防,握拳“砰的一声打在了某一个同学的书桌上。

当场他就后悔了。

因为,余光里他看到了柳如烟似乎在一脸惊吓的看着他。

顾子柯眯着双眼,“你不是姓狗吗?

狗难道不喜欢吃喂狗肠吗?

“算了,你也就这样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苟东溪咬着牙,学着顾子柯的语气,可他内心己经气炸了!

不过没办法,他现在还不想在柳如烟面前,暴露本性。

……“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顶了?

“刚才也忒解气了!

王铁咧牙笑着,对号手势拄着下巴,上下打量着顾子柯。

他总感觉这个死党,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解气虽解气,总归还是要面临现实的。

他转了转眼珠,怼了怼顾子柯的胳膊,小声哔哔道;“哎,到时候我找人在医院给你开个证明,就说你有严重的胃病,有可能是癌症那种。

“考试的时候你装作难受提前交个卷啥的,坐实这件事,这个赌约也就不作数了。

“你个死胖子,能不能不咒我!

顾子柯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到那一天,你多拉点,免得他吃不饱!

小说《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拥有时不珍惜,断绝关系后哭什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