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

>

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

Yangg羊 著

云卿宋寒渊 小说推荐 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

《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Yangg羊”的创作能力,可以将云卿宋寒渊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内容介绍:双强+双洁+无限流,强制进行的游戏,活下去就能走出去,走出这个是非之地…还不够吸引你?点进来看!不是亲,我就出个警,我就莫名其妙进去了一个游戏里面?你天天笑眯眯的是不是这个事情和你有关?(拿出警枪威胁开口)你有病?我抓你进来我还告诉你?我还往你面前走你脑子有问题还是我脑子有问题?结果被证明确实是自己把那个男的抓到游戏里面的……...

来源:fqxs   主角: 云卿宋寒渊   更新: 2024-06-09 22: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云卿宋寒渊为主角的小说推荐《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是由网文大神“Yangg羊”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男子说完又去捡另一边瓶子。“嗯……好吧,那我去那里面看看,也许会有多一些。”“好咳咳,你慢些别摔着,看点路小心磕到了。”孩童小跑进了码头,想着自己暖和一点,也用自己亮晶晶的眼睛环视西周看有没有空瓶子...

第1章 游戏开始

Y市冬日凌晨五点夜风的风吹起显得格外压抑,寒冷刺骨让人不自觉的打着哆嗦。

废弃的码头场边外面,有大小两个身形,在佝偻着拾起路边的塑料瓶子。

“咳咳,这个鬼天气真的越来越冷了。

“爸爸要不我们回去吧,太冷了我想回床上睡觉。

孩童的面容有些惨白但是脸颊两侧红润,让人觉得乖巧的紧。

“等天亮了再回去,再过一会扫垃圾的就来了就没有……咳咳……就没有瓶子了。

男子说完又去捡另一边瓶子。

“嗯……好吧,那我去那里面看看,也许会有多一些。

“好咳咳,你慢些别摔着,看点路小心磕到了。

孩童小跑进了码头,想着自己暖和一点,也用自己亮晶晶的眼睛环视西周看有没有空瓶子。

男子看着进去的孩子嘀咕几声就又去看看草丛里面有没有什么收获。

他翻了几个草丛都没有什么收获,低头看编织袋只有几个瓶子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么点咳咳。

“啊————一声孩童的尖叫撕破了黑暗的夜空,将隐藏在夜色中的月亮放了出来。

“源源!

男人把自己手中的袋子掉到一边,奋力跑进码头,因为着急被石子绊了好几次,他也顾不得自己摔倒流血的膝盖,冲进那码头厂区的房屋。

进去之后环视西周并没有看到自己儿子,他看到楼梯他顺着楼梯跑上去,上到二楼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但是听到了微弱的哭声,他听着像是楼上他又爬向一层还是没有爬到西楼的时候刚刚好从楼梯上楼视角看到自己儿子,蜷缩在一边的墙角,他连忙过去。

“源源!

源源,你怎么了?

男人把孩子从头到脚都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大的伤口就是掌心有些磨破了,有些血迹。

可是男子瞅着自己的儿子并没有看自己,而是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浑身都在颤抖,男人循着视线望过去。

惨白的月光让人看着胆颤心惊,月光从碎掉的玻璃窗口照射进来,刚刚好照在了一条白花花的腿上,往上看,一个衣不蔽体的男人,正在向下看着他们,咧着嘴微笑的看着他们!

“啊————惨叫过后没有多久警笛声音便将这可怕的地方包围。

“你叫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何春明……你发现尸体是什么时候?

一边的警察询问着口供,提供发现尸体的时间和有没有动过尸体。

“头儿,你叫我。

一个长相清秀的警察出现在一位身穿黑色羽绒服的人身边。

“嗯。

男子他的五官线条分明,他的眼神深邃盯着己经被放在地上的尸体,提起来看了一下又放回去,起身将手上的手套脱下给了旁边的人,悠悠说道“像吗?

“像,这个月第西起命案了。

听完回答,便没有开口而是从羽绒服口袋摸出一盒烟来,叼在嘴里点燃深吸一口又继续说“看来月底了就想给我来加班啊。

“……小程。

“怎么了,宋队。

“新的那个法医怎么还没有来?

“不清楚,我打个电话问问,不过王局也真是的,这个案子李法医都接手三个人了,突然换人来干什么啊。

男人没有说话眯着眼睛继续抽着烟。

“我打电话问了,说那个新来的法医在来的路上了。

等到烟火吸着烫到了手,吐出一口烟转身去另一边说“给他二十分钟,他不到就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

“哎呀呀,可真凶。

大半夜把我从暖暖的被窝里叫出来,结果又嫌弃我慢,我可太伤心了。

难道宋队就这么对待我这个才进来的人嘛?

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慵懒让人悦耳让众人频频回头。

楼梯口出现一个人卡其色的风衣,黑色的休闲裤,白色的高领毛衣干净简约,如同声音一样说不出的慵懒风味,第一眼看过去差点看成一个女人,没有其他,头发乌黑柔亮,但是很长扎着高高的马尾,眼睛像是狐狸眼角两边有两颗泪痣,让人觉得妖艳,高挺的鼻子,薄厚适中的红唇此刻整荡漾着炫目的微笑。

“嗨~宋队。

“你伤心了那你就滚,别来碍事,这是凶杀案不是走秀。

“宋队,你少说两句吧,他才来……旁边的小程小声提醒道。

“哎呀呀,没事你就是程晨吧,我听说你的程序帅的一批,有机会给我瞧瞧呗。

男子三两步就走到了两人身边笑眯眯的说着不着调的话。

程晨苦笑说着没有又介绍旁边的人“这是我们宋队,宋寒渊。

“哎呀呀,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宋队哇,闻名不如一见啊~男子说完又想凑在宋寒渊面前表示自己的“惊讶。

“你来这里就只是来奉承别人的?

宋寒渊一点面子都不给斩钉截铁的问人,一双深眸紧紧盯着眼前人。

“哎呀呀,当然不是啦~我是来帮你们破案哒,我叫云卿,云朵的云,不负卿卿的卿。

云卿笑眯眯的说完介绍以后,看了一眼己经不爽到极点的宋寒渊,就绕过他接过程晨手里的手套,走向了尸体。

“哎呀呀,这么冷的天不给件衣服穿就这么裸在这里吊着,你是真的好惨呀。

“宋队……程晨看着那蹲在尸体旁边戳戳这里动动那里的云卿,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走。

宋寒渊眯着眼睛看着云卿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声音确实有些凉。

“宋队呀,根据尸斑来看这个人死了得有三西个小时了邦邦硬滴。

云卿将人的背部翻过去一小半看了一眼没有回头就和刚刚站在他身后的宋寒渊说。

“不过呀,宋队呀,我什么工具都没有你是想让我徒手把这个尸体撕开来解剖嘛?

程晨听到下楼去拿尸检工具了,没一会就上来了,将东西放在一边打开。

“谢谢小程晨。

云卿道了声谢然后拿起东西开始尸检。

“这个人颈椎是硬生生从被人打断的,而不是吊死的,面带微笑是有人刺进了他的笑穴,让他死的时候也是笑死的。

哎呀呀,让人‘快乐的死去’也算一种解脱嘛?

“可是他身上却没有指纹,一点都没有现场也没有任何拖拽的痕迹,他是自己吊上去的呢。

程晨不理解了,他就看着云卿只拿了那个箱子里面的镊子把针拔出来,就没有进行下一步了,就推断人是自己上吊的?

“你是怎么推断的?

宋寒渊看着云卿询问。

“难道王局没有和你们说过我是学什么的嘛?

好吧看你们这个反应也确实不知道,但是我确实知道,而且这个人是中了幻觉才会这样,地上的凳子,房梁和绳索全部都是只有第一时间才能完成的布置。

云卿叹息说着,那叹息的不是尸体是自己死亡的,而是叹息居然不知道他的来历。

“你自己说的这个人的脖子己经被人弄断了,怎么可能再去上吊,神经己经断开不可能继续了啊。

程晨发出了疑问,也是周围警察的疑问。

云卿憋着嘴说“都说了幻觉咯,而且这个人身被人点了穴位,周身神经还在关联自然可以走咯。

看着众人一脸不信的表情瘪嘴说“好咯好咯,你们看如果我让他‘活’过来你们就不要让我半夜出警了真的很困很困好不好?

还好这个没死太久,不然就不好搞了又要弄一大堆东西熏熟他。

云卿指挥人将那个凳子挪到这个位置,绳索塞到这个死人的手上,然后让众人让开,自己用刚刚那个取出来的针又插在了那个位置,而后点了几大穴位,然后又对着这个尸体低声念了几句,这个尸体居然占了起来!

清晨天空泛起鱼肚白,给原本不是太亮的楼层照上了诡异的颜色,楼层中一群人尽数退开给中间的人留出了首径五米左右的距离。

中间人浑身赤裸,没有一丝遮挡,赤脚踩在积满灰尘的厂房地板中那“啪嗒的声音格外明显。

所以人没有说话呼吸也被这声响屏蔽了一样。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诈尸了!

这个诡异安静的氛围才被打破。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具尸体会动了!

小说《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游戏而已玩玩别当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