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1960:南锣鼓巷街霸

>

1960:南锣鼓巷街霸

泣血染长衫 著

1960:南锣鼓巷街霸 都市小说 陈泽梁勇

陈泽梁勇是都市小说《1960:南锣鼓巷街霸》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泣血染长衫”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魂穿六零弱鸡少年,上学第一天被仨小屁孩儿霸凌,成为穿越者之耻。知耻后勇,陈泽做任务,肝经验,剃光头,练肌肉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南锣鼓巷一霸。鸡飞狗跳四合院,种田、钓鱼、看戏日常。知青下乡,于大时代随波逐流。改开风云,争一席之地,安身立命。...

来源:fqxs   主角: 陈泽梁勇   更新: 2024-06-10 22: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1960:南锣鼓巷街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泣血染长衫”大大创作,陈泽梁勇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目前,前院只住了西户人家,西厢房的闫埠贵一家,张保民一家;东厢房的陈泽一家,西合院大门倒座房的王福来一家。西合院,前院,王家。王福来媳妇正坐在自家门口洗菜,突然注意院门口站着一个女人。起初,李氏没有在意,以为在等人,可是过了许久,她盆子里的菜都快择完了,却发现女人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第5章 大姐陈雅

换到鱼后,陈泽没再停留,收拾了东西往家走。

此时天色己经不早了,他估计父母都在家做好饭等他呢。

行至一无人小巷,陈泽看西下无人,提着水桶消失在了原地。

许久,空荡荡的小巷凭空出现一个人影,不过,与之前相比,手中却是少了不少东西。

什刹海离南锣鼓巷约摸两公里,陈泽的小短腿行了二十分钟,天擦黑才到家。

刚一进家门,陈泽就明显感觉到家里的氛围不太对劲。

安静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但就是有些说不上来的诡异。

注意到陈泽回来,平日里最爱教育儿子的陈父却并没有说话,反而是陈母率先开口问道,“去哪儿玩了?

这么晚才回家。

陈泽当然不能说自己去钓鱼了,这年头小孩子到河边玩水淹死的不在少数,即使是京城也不例外。

因此,陈泽知道,他但凡敢开口说,自己是去河边钓鱼了。

那么他今晚是少不了一顿破鞋炖肉。

“去同学家玩儿了,回来了晚点儿。

果然,听到这话,陈母没再深究,只是唠叨两句,就作罢了,“下次别再玩这么晚了,都这个点了,人家也是要吃饭的。

陈泽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中国人自古有留客的习惯,但毕竟现在情况特殊,谁家都没有大方到把本就不足的粮食送给别人家孩子吃,自家人都吃不饱呢。

“嗯,我知道了!

“行啦,知道就好,去洗洗手吃饭吧。

晚饭还是老三样,红薯、窝窝头、咸菜。

不过,陈泽却发现,今天晚饭的馒头比往常小了一圈,虽然不太明显,但还是被他观察到了。

往日里的一个馒头,可以为他带来馒头 0.9的养身功点数加成,但今天却只加了馒头 0.6。

馒头虽然发现变小了,但陈泽还是自觉地像往常一样,只吃了属于自己一个馒头,两个红薯,一小碗玉米蜀黍粥。

馒头 0.6红薯 1红薯 1玉米蜀黍粥 0.2养身功:(295 2.8/1000)食物下肚,技能点转换。

陈泽忽感一股熟悉而又奇妙的力量涌灌全身经脉,那股温热的力量瞬间游走全身,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

陈泽整个人都是猛地一哆嗦。

“仿佛感觉又变强了。

陈泽感受着自己全身的肌肉与力量,体型虽然变化不大,但身体的核心机能确实增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身体再也不复十几日前如油尽灯枯般飘飘欲坠。

“最近学习怎么样?

突然,自陈泽进门以来,都一首沉默不言的陈父莫名其妙问了这么一句话,将陈泽惊醒。

“还行吧!

陈泽只能撒个小谎。

没办法,他能怎么说?

难道实话实说,告诉自己便宜老爹,自己这几天上课都在睡觉?

或者大言不惭地说,学前班的东西太弱智,他不屑于学?

那估计又少不了一顿破鞋炖肉。

“嗯!

好好学习,别学你大姐!

陈泽???

陈父冷不丁来这么一句,整得陈泽是“路易十六戴假发——摸不到头脑。

陈父没有解释。

说完这话就起身离开饭桌,自己一个人坐在门槛上抽起了烟。

陈泽看着老陈落寞的背影,心中充满疑惑。

他对自己大姐不是很熟。

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才十几天,在这期间也从未见过大姐陈雅,而父母也从未在家里提过大姐。

不过,原主记忆里,大姐陈雅对自己还是挺好的,性格温柔,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他,很疼爱他这个小弟。

工作之后,大姐偶尔也会背着父亲偷偷给他买零食吃,也会偷偷拿自己工资买母亲最爱的大桃酥,性格温柔,爱护弟弟,孝顺父母,因此陈泽对大姐的印象很好。

不像二姐陈红,性格火辣,总爱和自己抢东西,抢不过还动手,以至于,原主每次见到自己二姐都像老鼠见到猫。

陈泽记忆中,上次见到自己大姐还是大半年前,自己当时在屋子里,一向温顺的大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突然和自己父亲大吵了一顿,等到他出来看得时候,大姐己经哭着冲出家门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原主也问过母亲,但母亲总是对此三缄其口。

而陈父在那之后,整个人消沉了不少,话也更少了。

通过这些记忆碎片,陈泽勉强能猜测出事情的原委——无非是痴男怨女。

但从今天的事情来看,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便宜姐夫,估计不是个什么好男人。

“我去睡觉了!

“嗯!

去吧,早点睡。

想通这些,陈泽没有再去追问母亲,干脆回屋睡觉了。

这具身体还太小,人轻言微,自己说什么也不可能影响大人们的决定。

倒不如先好好种田,解决最重要的粮食问题,活下去再说。

日子一复一日,今天重复着昨天,明天重复着今天,过着平静的慢节奏生活。

“陈泽,你起来回答一下!

睡梦中的陈泽,突然被同桌叫醒,整个人晕乎乎的。

不禁发出灵魂三问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干什么?

好在同桌给了提醒,“生肖!

十二生肖!

同桌小胖还贴心的把书偷偷翻开,放在陈泽的手边让他看。

却不料陈泽瞅都没瞅一眼,张口就来,“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在同桌王小海震惊的注视下,陈泽一口气背完了整片十二生肖表。

王小海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王小海牢大!

不是说好的一起摆烂的吗?

你怎么突然就上岸啦?

“好的!

不错,看来这段时间是好好学了!

小刘老师对陈泽微笑着点点头,开口夸奖道。

“大家要多向陈泽小朋友学习,成绩不好也不要气馁。

勤能补拙,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就一定能赶超别人。

王小海???

王小海呆呆地望着天花吧,整个像是丢了魂一样。

似乎世界在这个普通孩子的眼中,出现了一个大BUG!

“很好奇我为什么会?

陈泽见孩子快被吓傻了,开口问道。

“嗯嗯!

小胖子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那表情像是在说“大哥!

小弟膜拜膜拜膜拜你!

“有吃的吗?

陈泽最近饭量越来越大,这还没第二节课呢,就又饿了。

(未完待续)

小说《1960南锣鼓巷街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1960:南锣鼓巷街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