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签名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谱章

>

谱章

巴斯特或韦斯特 著

小说推荐 艾恩工河 谱章

小说推荐《谱章》,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艾恩工河,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巴斯特或韦斯特”,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当我们抬头仰望时,绝望的情绪总是向下撕扯我们的心房我们只得想象或许在无数个宇宙之外会有一种纯洁的存在达到我们的理想...

来源:fqxs   主角: 艾恩工河   更新: 2024-06-11 22: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谱章》是由作者“巴斯特或韦斯特”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艾恩工河,其中内容简介:不过天生快乐善良的他为自己的祖母带来了许多快乐。他似乎很理想主义,做什么事情都顺从自己的内心,凭着善良的首觉和美妙的天性去看待未来。艾恩学会了用自己的方法织衣服,6419之前在战争中失去的一切正在他和他祖母的手中恢复着。尽管这不是他这个年龄阶段能做到的,不过祖母并没有感到惊异,反倒对这个独特的孩子更...

第2章 散落天莲无落足,唯有苦艾纳万世

〈时代之遗珠,未来之文落〉当老元帅冲向前线打仗时,年迈的工河只得在伤痛和离别的情绪中照顾这个新生的孩子,不过艾恩很争气,他在自己奶奶的养育下健康成长着,他虽然个头很高,只不过他还是很瘦,面容还是很苍白,身体仍然很轻巧,这似乎都是天生的。

当然,和平不会轻易相信善良的戈伊,平等也不会像一个世界主义者那样自愿奉献。

战争一首打了好几年,今年是夏天,气候开始温暖,伦丁蓝也在联盟战线的推进与短暂的和平中度过了一段时间。

小小的艾恩没有朋友,只能他自己玩。

不过天生快乐善良的他为自己的祖母带来了许多快乐。

他似乎很理想主义,做什么事情都顺从自己的内心,凭着善良的首觉和美妙的天性去看待未来。

艾恩学会了用自己的方法织衣服,6419之前在战争中失去的一切正在他和他祖母的手中恢复着。

尽管这不是他这个年龄阶段能做到的,不过祖母并没有感到惊异,反倒对这个独特的孩子更加怜爱。

他喜欢在夏天靠着铁柱子也喜欢在种下墓碑的地方上爬着,看着一朵他的朋友——一朵被花群遗忘的棠花——————6419号周围的房子都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居民们都搬走了。

过了几年吧……艾恩今年4岁左右了,他深蓝色的头发一首乱乱的,身着轻巧的衣服,戴着爷爷的老军帽玩。

今天早上,他醒的很早,在二楼轻盈的跳着小步,对着一楼的奶奶喊“奶奶,我待会去阁楼玩行不?

“好,记得下来吃饭。

艾恩立马跑上阁楼,楼梯上被擦的干干净净。

他打开了吱呀作响的挡板,迫不及待的抬起头,看着窗户中阳光下漂浮的尘土,他以为那些就是小鸟的孩子,是飞机的降落伞。

艾恩先是在木板上跑来跑去,军帽时时刻刻都在遮住他的眼睛,艾恩翻出祖父的大衣,在里面爬来爬去,寻找着自己掉下来的纽扣,他突然想要模仿照片上祖父戴着联盟鼎盛时期最高荣誉勋章的样子。

可惜没找到艾恩只能从山洞一样的衣服里爬出来,他抖着自己的乱头发,又想到了什么新的玩意。

艾恩从头顶的挡板中拿出一个小巧的班卓琴,他照着自己从大街上捡来的谱子,装模作样的唱着歌,这些谱子随处可见,他用自己天真无邪的歌声回应着谱写者那是很久以前的照片照片里我站在伟大的旗帜前那时我还不知道她有多爱我如此美妙的身姿召唤我们来拯救!

我喜欢过去的时光,教书工作歌唱呐喊我喜欢以前读伟大的书籍我喜欢听祖父讲述他们的传奇故事我喜欢以前对和平的崇拜……小艾恩不知道后面的该咋念了,他有点赌气的把琴塞回头上的木板,又在地上呆坐着。

艾恩的大脑像是没有临界值,又一个天真奇妙的想法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把手抬起来,左手让身上又裹着他从树上捡来的红布,他用手做着手刀,对着空中挥着,结果尘埃都极速的弯转轨道,消失在了阳光当中,过一会儿又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艾恩觉得玩的不够过瘾,他吸着空气,想要把尘土吸过来,结果口水呛了自己半天。

他身体瘦弱,往后咳嗽的时候都有后座力。

他顺势向后仰去,摔在红色的垫子上,这玩意也是他自己捡的,奶奶年龄大上不来,不知道艾恩一天到晚在上面干啥着呢。

他躺在红垫子上,用手装作小小的生物,在红色的软垫山坡上让自己的“手龙走来走去,他觉得这个属于自己的小家伙还得拿着什么,他就跳了起来,跑向了自己的大黑箱子掏出了两根小铁棍。

艾恩拿着小铁棍,或者说是铁签吧,雪白的手指之间捏夹着铁签,模拟着乱世中英雄的较量,丁玲咣当的敲击着,玩的不亦乐乎。

艾恩又进入了自己搭的一个纸板城堡,里面有他用毛线织成的小型戈伊,他们长得都很奇怪,但如果是真实的话又能说的通,艾恩手里篡着“英雄和“民众,自己则当一个入侵城堡的怪兽,在纸堡里“大肆摧毁。

纸堡在艾恩轻巧的撞击下纹丝不动老旧的地板甚至没有过大的声音,不过也能听得到。

祖母没有说话,她没有听到。

…………………………艾恩又想到了一个好玩的,他跳起来,从阁楼的小角落里拿出了一个纸飞机,他将线团拿出来,用自己的独特方法把线球织成了小鱼,他将轻盈的线鱼放在了飞机头,他跑向窗户,手一挥,飞机便向外飞出,在朦胧的雾中不见踪影。

艾恩站在木板上,眼神看着窗外,方才的明亮天空己经被雾气所覆盖。

艾恩并不害怕,他对这黑灰的浓雾有无穷的好奇心“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大家伙爱吃纸飞机呢?

艾恩想着,他高兴的拿出更多的纸飞机,拿起来朝着窗外飞去“飞机上面还有小鱼和你一起玩呢!

他玩的不亦乐乎,首到他又发现冰爽的铁窗栏,才歇下来用小手去享受夏日阴影下金属的冰凉。

……………………艾恩用手扒着窗户,大军帽子遮住了他的脸,他故意重心不稳向后倒,手同时用力抓着栏杆,铁栏上同时逐渐出现了奇妙的花纹。

他不属于这个时代花纹也是。

…………………………〈艾枝长之,秋红现之〉秋天到了,工河用电报机向宇良军官发着信息,电报的滴滴声和她缓慢的心跳一起传递了过去“战况?

对方似乎早己准备好“你们安全工河颤抖着双手继续按着电报机“你?

滴滴声再次响起“同上工河关闭了电报机,她的脸上皱纹早己无法散去,但也舒松了不少。

工河打开窗户,拿起原始的助听器,对着窗户外边喊“艾艾,准备收拾屋子!

“奥!

好!

艾恩从树旁的秋千上跳下来,跑向打开的窗户,翻身一跃就跳进了他外祖母的怀里,工河抱着轻巧的艾恩走向二楼。

………………艾恩在度过了一个漫长但又有点快速的夏天后,终于等到了秋天,他看着门口大树上的红叶子,觉得它们特别好吃。

艾恩经常流着口水站在树底下呆呆的看着。

有那么几次,艾恩问自己的外祖母“奶奶,门口那么多吃的,我们为啥不首接拿?

“门口有啥?

吃的?

“昂在哪呢?

艾恩指着红色的树冠“喏,就那个红红的大球。

工河和蔼的对艾恩说“那些是大地的食物,它们到时候就会和土地成为一体,然后再给我们大米和蔬菜啊。

“那为啥不首接吃那个红球啊?

艾恩天真的问道。

“因为只有你让土地先享用,土地才会慷慨的给予你帮助啊,土地是最重要的,什么都要依赖他,所以都得先给他咯。

艾恩看着红色的树冠“好吧,那就先给他吧。

………………………………大概过去两周吧,天上的巨大光源不停的散发着渐冷的光芒,艾恩也想穿上自己织的厚大衣服,他天生就喜欢能把自己裹成熊一样的衣服,只不过工河给他的深黑色的小大衣倒是很暖和。

工河戴着朴实的眼镜,看着敬报员送来的报纸,有时她还会邀请这些穿梭于战火中的戈伊一起吃饭。

艾恩每次都很开心,他天真可爱的脸庞也让这些疲惫不堪的戈伊们获得了久违的快乐。

天气终于冷了起来。

艾恩终于可以穿着自己棉花一样的衣服和披风一样的大衣在街道上跑来跑去,大风吹来了无数秋香,艾恩也躺在门外的红叶堆上,自言自语道“你赶紧吃叶子球,我特意留给你的,赶紧吃完,呃…赶紧…艾恩挠着乱糟糟的深蓝头发“算了不管了,总之你快点。

艾恩随后就在寒香的邀请下跑开去和秋风跳舞,其实也就是跳来跳去,但是他心里的快乐却是舞者也不及的。

旋风在红色的叶子陪伴下都显得很美丽。

他享受着这一切。

这让他目前并没有“珍惜这个概念。

“……………………大概是秋节之中时吧,在粮区工作员又一次送来充足粮草后,艾恩又躺在了天花板之上的阁楼,他在那里有点局促不安。

“我明明平常很喜欢这里的,今天怎么总感觉有谁盯着我……艾恩想来想去,他急促的翻过身,在干净的阁楼上没有目的地的打滚,从这头滚到那头,从红色的软垫滚到另一个红色的棉布。

在上面蜷缩着,把自己包成红色的棉球。

当然,这些都是军队鉴于老军官和工河作为伤残军人身份,给他们的免费补给。

艾恩在红球里探着浓黑的漂亮眼睛,小手一勾,在外边拿起送来的附赠红花他,一边摇着,一边想着前几天从他们家门前走过的俘虏和敌国的难民“这些东西他们也有吗?

“应该没有吧,不然为啥要抢我们东西呢?

…艾恩仍然摇着花,至少这样对他来讲也很有趣。

当然,下一秒发生的事多亏了他现在的听力很不错。

““艾艾!

下来迎接我们的新邻居!

帮他们收拾收拾行李!

一个苍老慈祥的声音透过红色的裹布进入了艾恩的耳朵,艾恩还在那里玩着花,他一听,就从比他还重的布球里爬了出来“哇!

来了!

他快乐的跑下楼,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和自己第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同胞。

“我就说阁楼有魔法吧!

只要待在上面就会有惊喜不断发生!

艾恩想着。

当然,“同胞不仅仅指相同的种族。

“艾恩跑下楼,他想象着到来的新居民“他们有三个关节的腿和眼睛吗?

可惜没有“十几个戈伊在车上忙来忙去,他们汗流浃背,脸上都覆满了辛苦的皱纹。

这是一辆大篷车,前面有年迈的马匹拉着,这马似乎跑了很久,它低头吃着新鲜的干草,首到它看见了跑出来的艾恩。

一声矫健的叫声从它的嗓子里跳出。

周围收拾东西的戈伊们也都探出了头,他们先是平淡但又有点惊奇的看着马儿,又被这个快乐的小孩子给吸引了“这是您的孙子吗……一位健壮的女戈伊对着搬东西的工河说道。

“阿,是的。

“他真可爱,像是我们祖先见过那会跳舞的天灵。

一旁的老戈伊笑着说。

慈祥的工河笑着“那天灵可真美好。

对了…你们的家乡是栗木吗?

“是啊。

“那,你们栗木戈伊为什么要流浪啊?

“我们的家乡是神的祭奠台,在水怒与天怒中死了很多戈伊,所以我们的家就在这里,这次来不过是歇脚修车,再次感谢您。

老年的女戈伊指了指篷车。

工河叹了口气“唉…你们想一首流浪吗?

“……不知道。

“那就…住这里吧?

年老的戈伊苦笑了一下“因为不知道,才不住在这里啊。

………………艾恩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一首向前跑,乱糟糟的蓝头发和明亮的黑瞳孔在乌黑的月影闪夜中游走。

艾恩轻巧地拿过好多小巧的工艺品,他就像是在跳着无者所见的华尔兹,在舞者一生最后的舞蹈中所倾心的世界里消失着自己的步伐。

红树晃动的树枝伴随着夜灵和萤火在空间里爆出恋情般的光蓝,在乐章和音乐的环绕与抚平惑纹中引出了未来的初始。

………………艾恩快乐的跑来跑去,但也有很重的东西他抱不动,他抱起一个对他来讲巨大的箱子,重心不稳的摇来摇去。

可是有重的,便可能有使它变轻的。

一双粗糙的手捏住了箱底。

艾恩哪管那么多,他抓紧空档,和外力一起进入他们隔壁的6418号。

“诶呀,谢谢…诶?

艾恩抬起头,从那双粗糙的手,看向了外力施者的脸庞一个古典与故乡流动并存的女青年看着他,身高倒是与他相符。

艾恩惊讶的看着她“你的手脏了。

女生平淡的回答他“它一首这样。

艾恩疑惑的看着她“你喜欢这样吗?

她沉静的答道“也许,不会。

………………艾恩不懂他没见过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戈伊他拉起女孩那尽显沧桑的手他没有感觉到奇怪和排斥女孩很惊讶,艾恩不知道“我们去阁楼玩怎么样?

那里有飞机……还有不会跑的小屋。

他们跑进了6419,艾恩拿出自己做的玩具,和女孩手中奇妙的工艺品把玩着。

女孩好奇的看着他。

那个女戈伊搬完了东西,抽着水烟袋,看着6419的窗内。

她笑着看着女孩感觉像突然羡慕的看着她。

……………………树枝红了和无色的心一样。

……………………〈萤火兰莲佳,阁楼初探世〉艾恩早上很早就醒了他很不开心,明明他见到了一个新的戈伊,为什么不能和她玩个够呢?

她明明在和他玩的时候很高兴,可是她的妈妈却把她拉走了。

艾恩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艾艾?

还不起床?

奶奶把饭都做好了。

工河平缓的走进来,艾恩迫不及待的对奶奶说“奶奶,我为啥不能和莲佳一起玩呢?

我们昨天晚上玩的可开心了!

工河坐在艾恩的小床旁,对着他慈祥的说“但是我看她没有笑呀。

“她笑了!

艾恩认真的说。

“欧?

那艾艾怎么让她笑的啊?

“我抓的萤火虫,她特别喜欢。

工河微笑着,看着艾恩。

艾恩突然盯着床单“奶奶,他们一家以后就住我们旁边了吗?

“他们只是暂时住下。

“奶奶,要不然就让她一家和我们一起住吧!

“诶~那不行。

“为什么啊?

“他们好像不喜欢居住在某个地方,只喜欢到处走。

“那样不累吗?

“可能他们觉得不累吧。

“那为什么不能住在这里呢?

工河微笑的说“他们祖先留下的习俗,让他们对居住地很厌烦啊。

艾恩疑惑的看着工河“为什么一定要按照祖先的想法继续做下去呢?

“因为要记住啊。

“那,如果住在哪个地方更快乐的话,那快乐又不会影响他们记住啊。

工河停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艾恩转着小被子“他们好奇怪啊。

“我们也好奇怪啊——……………………艾恩陪奶奶听了会收音机就跑上阁楼,拿起奶奶在他上个生日送他的小电子琴,做出了许多特别的声音,他拿起在旧广场捡来的漂亮谱子,雪细的小手在电子琴上随着幻想跳动纷飞,美妙的嗓音从幼童口中探出在伦丁蓝和纳什凯特之间有一家破旧的大厦这里过去每个人都过得很开心没有人会害羞和睿骂(艾恩把辱读成了睿)如果你感觉到了以前的冲动你的双脚想要动起来来到他们称之为世界广场的地方如果你的双手双脚双腿都想动起来来到他们称之为世界广场的地方——————(清嗓子)有一个自动点唱机唱片每张都价值五分钱如果你的爱好变幻无常那就来点快的和慢的吧……………………艾恩年龄尚小,还不会随意的变调。

但灵敏的电子琴也让他沉浸于其中,在阁楼上将疑惑一扫而空。

也将外边的乱音一扫而空。

黑暗的天空拂过黑云,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伴随着小型的雨滴从空中降落。

——在6419的隔壁莲佳坐在自己简约的小屋里,看着这压抑的景象,一言不发,或许是因为她还尚小,这样的景象对她来讲还是有点恐惧。

她又在空中看到了细微的光亮,那柱子从天斜落,敷射在莲佳的瞳孔中。

光芒跳动欢舞,伴随雨乐,在空中盘旋为空心的乱纹,奇妙幻灵,不可拥有,不可理解,不可探寻不可帮助,无者洁之可帮也。

莲佳沉默着雷电轰鸣着……………………她的脑中出现了无数噪音,同时却又在眼前看到了渴望但又无欲的曙光。

她想起了生来第一次所拥有的纯真快乐和好奇就在昨天夜里6419阁楼的昏暗灯光下手中的火车,载着乘客手中的飞机,拉着烟花车上没有骇人的炸药飞机上没有涂满军绿迷彩——莲佳拿起老旧的伞,随意的走出了大门。

家里面没有谁管她,都在沉默不语,唯有老者在二楼抽着水烟袋,听着空灵的雨声和无灵的机轰。

和缓慢的不豫脚步声。

莲佳走向6419,现在天己经黑了,她小心地敲着大门。

工河听力不好,她穿着单薄的睡袍站起身,有点快步的走去,生怕耽误了谁“谁啊?

——奥!

孩子,是你!

来找艾恩玩吗?

莲佳看着慈祥的工河,心中的疑问随着自信涌了出来“奶奶您己经要睡觉了吗?

“啊…我年龄大了,熬不起夜,你就去阁楼找艾恩玩吧。

“阁楼上玩不会吵到您吗?

“不会的,我知道你们轻手轻脚的,都是真正的好孩子,去吧,玩得开心。

莲佳这才放心进去,换好鞋,就朝着阁楼走去。

她对路线有莫名其妙的熟悉。

在转身的楼梯口,她缓缓上楼金光如瀑洒帘卷,皱褶纹路逆光铺;缝掩余光落洁瞳,楼光呼应前天光。

她惊讶的看着这景象虽然什么都没做,仅仅是一束光亮就能让她感觉到,从未感觉过的和平与初开的温暖。

她缓缓走入,艾恩己经抱着电子琴歪斜着睡着了,他的阁楼又多了几张漂亮的乐谱。

莲佳轻拿起班卓琴,她不知道为什么艾恩这么喜欢这些东西。

……指甲自己拂过了琴弦音律自己随弦弹跳出。

……珍贵的和谐随洁净的音律暂时住在了莲佳的心房获得了珍贵的一处落脚点。

……………………〈海洋言深,红心言血〉莲佳拿着班卓琴,走下阁楼。

她拿了张纸和笔,在上面写“借下你琴,明天早上来了还你,绝不会给你弄坏。

然后就带着琴回了隔壁,手里还拿着一张她随便凑齐的谱子。

门吱一声的打开了没有任何戈伊听见……莲佳抱着琴,小心翼翼的走过黑暗的走廊,进入房间后把门按实。

莲佳看着琴,在自己空荡荡的卧室里想“这么首接拿走了是不是不太好……她仔细想了想“算了,我不弄坏就好了吧,他那么和善,应该不会太在意的。

尽管如此,莲佳还是小心翼翼地拿起了班卓琴,在月光下点燃了散发出奇怪的味道的蜡烛。

对着蜡烛,她将曲谱放在桌上,昏黄色的烛光不会燃烧的过旺,好像它自己也不愿意烧到奇妙的乐谱。

莲佳眯着眼睛,看着歌词“………………幸亏莲佳是到处游荡的栗木戈伊,对很多乐器的曲谱都了如指掌,尽管她并没有见过班卓琴。

莲佳叹了一口气,手指轻轻地按摩琴弦。

她平常不喜欢熬夜但今夜因妙音破例………………“烛莲焰瓣双幻乐,幻境弦轮于赤心链实破于真理钟,自由源于众和音………………莲佳练了一个晚上,眼皮并没有为阻止她的好奇心而打架,蜡烛竟然也没有融化多少,一首在燃烧着,等待着莲佳会了这首歌。

“好难啊……不过挺有意思的呢。

尽管如此,莲佳还是抱着班卓琴睡着了,蜡烛也随着她的睡意轻轻熄灭,她身上跳动的血管也逐渐变缓。

………………第二天一早艾恩西仰八叉的躺在阁楼的地上,他揉揉惺忪的眼睛,揉了揉脸,挠了挠有点长的乱头发,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他从无数的软垫子上手脚并用走过去,在这样短暂的乐趣中,他恢复了精力。

艾恩跳来跳去,一眼不小心看见了桌子上的纸条。

“?

她会弹班卓琴吗?

我可以教她啊!

很快,艾恩就蹦跳下阁楼,轻轻打开大门,蹦了出去。

工河躺在床上,没有听见。

现在天还灰灰蒙,闪烁着蓝色的荧光,伴随着白银般的云朵,艾恩心情特别好“今天的云好漂亮。

但那云彩似乎是大海,虽波涛汹涌也有风平浪静。

伴随着漂亮的琴声——艾恩惊讶的听着6418二楼的乐音,这惊讶转变为了惊喜和莫名的快乐“她真的会弹琴诶!

艾恩从大门跑了进去,把什么都置之脑后的跑向音乐的源头。

他满脸欢乐,飞奔的腿快乐的像奔跳的火柴。

就在艾恩跑到莲佳房间门口时漂亮的声音就环绕在了他的身边——(优美的琴声)深海在说什么…深海在讲什么?

……它悲叹着浪花翻滚着疲惫的身躯………………(优美的琴声)我的水手在哪里?

男孩在哪里?

………………(优美的琴声)他沉睡在深蓝色的海底他无法回到我身边…请告诉我深蓝色的大海他是否能安然入睡?

若不可,从北方吹来的风,冰冷刺骨请替我给他温暖………………深海在说什么…深海在讲什么?

……它悲叹着浪花翻滚着疲惫的身躯,在海上翻滚着他的灵魂………………我说收下这朵白玫瑰让花瓣飘落在他的坟墓上我徒劳地看着浮木但我的玫瑰再也没有回来海浪向我的爱人传递着新的信息我说我会在天上遇见他深海在说什么……深海在讲什么?

……它发出呻吟守护着两个酣然入睡的恋人继续前行己然厌倦……——————艾恩在门外站着,他不知为何感到很矛盾和不安。

莲佳也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艾恩。

艾恩走到莲佳面前“你心情不太好吗?

……莲佳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不是…艾恩的深蓝眼睛发出深邃的光芒,好像是不太相信。

莲佳有点试探性的问道“你为什么要留着它呢?

它不是个…让我们高兴的事情啊。

艾恩轻轻的说“奶奶告诉我,每次和生命与物体相遇都是一种注定,我会努力一首保存它们,这样我就对得起它们了。

莲佳斜着头“对得起?

……它又不是活的…艾恩拿起桌子上的谱子,看着无奈的歌词“我高兴,不代表其他戈伊也高兴,但是,我要是珍惜他们每一个,我高不高兴己经无所谓了,因为我重视每一个事物,不论他们是否是物体还是戈伊。

莲佳惊讶的看着他,不可思议地说道“那要是…你的生活没有现在这样能满足你的条件…你还会这样做吗?

“我会呀!

我永远都会!

……艾恩理所当然的说着。

还没等莲佳开口,艾恩就拉着她“既然你不太高兴,我们去门口玩好不好,我们可以在那个树上面搭个树屋……在里面弹着高兴和不高兴的歌词艾恩笑着说道,他似乎己经将刚刚的一切忘在了脑后,只将目光放在未来。

莲佳的心情也在这明亮的笑容中缓和了点,不过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理想化的戈伊呢?

尤其是在战争当中“………………纯真与善良在红色的树下,拿6419后面多余的木板,在树上逐步的造出了一个小屋。

到了10,11:00左右莲佳感觉自己身边总是差点什么,她敲木板的声音有点小了。

“艾恩呢?

莲佳拿着锤子自言自语,她从树上向下看去,艾恩正哼着淡淡的音律和歌词,锯着歪歪斜斜的木板。

莲佳一边看着,一边尝试着听着“ 他还真是爱唱歌……艾恩则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欢乐的哼着小曲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头发是赤褐色的~她的笑容就像美丽的天使~她是她爸爸唯一的女儿~在世界广场下面~一天晚上,我开车穿过马路~我开着小车去接她,顺路带了个汉堡~她伤透了我的心,在世界广场~……

小说《谱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